口述情感:我和寂寞出轨少妇的偷情性故事

  我的老家在农村。当初,我家属于贫农。初中一年级时,她从另外一个镇转学到我们中学的另外一个班级。我当时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当初我们同学之间的学习成绩竞争非常激烈。

  而她的成绩也非常好。所以老师和其他同学经常同我提到她的情况,她性格开朗,英语成绩优秀,我对她只了解在学习方面的情况。

  一次下课后偶然在操场上碰到她,发现她看起来的确蛮活泼开朗,长的蛮清秀的娃娃脸,虽不算非常漂亮的美女,但也蛮可爱和有气质,有一种很特别的少女味道。这一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只是在每次考试成绩公布后能看到彼此的成绩和排名。

  初中二年级时,我们分快慢班,我和她很巧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于是开始了我们之间长达10多年理不清的关系。当时她就坐在我的正前桌。由于我的历史地理政治等科目成绩非常好,而这些是她的弱项,故她经常转过身来请教我。

  我当时的性格很内向,也不太爱说话,十足的傻书生一个,同女生讲话总脸红,故常被她取笑。而我的英语没她好,故也有时请教她,但大家一直将关系停留在了学习互助上。

  初三时候,学业很繁重,但她不知怎么的,总偷偷的塞给我小纸条,里面总写些别的同学的有趣事,如谁和谁闹了矛盾啦,谁和谁在谈恋爱啦,谁很难相处啦,她个人的喜怒哀乐等等,也写些她自己的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会在那小纸条上加些回复内容偷偷递给她。这是我们当初唯一的沟通方式。

  邻近毕业时,大家写毕业留言,她在我的本子上是写最多内容的一个。长达三四页。她说她希望我以后不管到了哪里别忘了她这个小妹(我们在初三时候彼此是以兄妹来称呼对方的)。

  初中毕业后,我们各考上了不同地区的两所重点高中。继续书信联系着,来往的内容一直都是些彼此生活上学习上和学校里的一些情况。那三年里,她也曾几次特地赶来我们学校看我,帮我过生日,我也有一次去她们学校看过她。

  说实话,当初我的确已经蛮喜欢她,但主要的还是停留在作为很好的异性同学和朋友的程度上,而且我真的不清楚是否这就是爱(现在想想应该是处于萌芽状态的爱恋)。

  因为从小到大,我家的经济条件很差,我是农民出生。

  而她家条件很好,又是居民户口。对于那个年代来说,户口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两个层次和等级。

  所以我一直很自卑,也很内向,但也比一般的人更成熟稳重和理智。我不敢同她坦白我喜欢她。

  我怕遭到她的拒绝和嘲笑。反而经常写信同她说我们学校哪些女生漂亮,谁对我有意思给我写过情书之类的。她每次收到这些内容的信都非常生气,并说要来视察。不过过段时间又风平浪静。

  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属于学习上的乖巧型,太重视学业。毕业前,她问我今后有何打算,我说随遇而安吧,考上的话就去大学里过几年,反正我们将可能会去各自的不同环境生活学习和工作,彼此的距离可能会越远越大,因为我们的条件和生活的环境都很不相同,但我会一直把她当作心中的好朋友。

  因为这几句话,她有将近一个月时间没有理会我。(后来10年后才知道,她是希望高中毕业后我们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希望我主动表白,而不是她主动捅破关系问题。

   但我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意思,而是在言语中含满各奔东西的意思。所以她认为我对她没感觉。她觉得很没自尊,她说她父母都知道她心中有我这个人了,而且也没有反对。)

  高考成绩出来后,我们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学。她在省内的大学,而我去了省外的大学。而且各自选了完全不同的专业。

  大一的时候,我们还是经常书信往来。但一直没有聊到对彼此的感情如何处理的问题。

  大二时候,由于全新的环境,也由于家里老爸转行成功,他的经济条件高速往富裕的方向发展,消除了我物质上的压力。而我在不知不觉间也战胜了自己的高度自卑和内向。我忙于专业上的学习和磨练,是一班之长和学校学生会主席,工作任务烦多。

  成了学校里的高材生和学生领导精英。所以给她的信慢慢的少了起来,而她的信件也同样如此。有一天,我收到她的来信,她说她已经在学校里有了男朋友,想结束和我的这段没开始的关系。

  我非常失望和沮丧。但想想我们现在距离这么大,本来就没啥希望。而且她本来就象我心中的圣女,我根本连去碰她破坏这些的勇气都没有,怎敢奢望她能成为我的女友呢。就回信说我同意,而且我的语气很坚决了断,然后我们就这样让彼此消失了联系。

  接着我便强制自己不去想她,当她已经不在存在了。继续我在学校里的充实的学习和工作。

  大三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周围有太多的成双入对,也可能是因为羡慕(但我绝对不是因为空虚或想纯粹找个伴)他们,而且对我有意思的好女孩也有几个,我接受了来自重庆的女同学的感情,我们相爱了,我们尽情享受着作为一对情侣该发展的一切过程。

  她1.64M 的身高,略有点胖,但感情细腻,很会关心体贴人,皮肤很白很滑。

  说画很腼腆温柔,我很喜欢她。大三下半学期,我们都准备去实习了,经过学校高层的帮忙推荐,他们帮我落实了在广州的一个不错的香港独资公司。

  女友由于在家里是独女,她父母坚持要她回重庆,而她又很孝顺,只能听她父母。我想让她一起南下,她说没有办法让我实现了。

  而我不想去重庆,我认为没发展前途。就这样,我们很理智和友好的分手了,我南下了广东。

  (直到10年后的今天她都没有联系过我,我也没联系过她,去年听其他大学同学说她现在在重庆一个初中教书,而且已经结婚生子,我将永远为她祝福,希望她过的幸福。)

  在广东实习期间,由于很用心学,也肯吃苦,一个月后,我已经能很熟练的操作本行业内的不少事务,同老员工不相上下,香港老板主动让我转正了,我的月工资也从800 元马上升到了2000元,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公司里的那些

  香港员工和老板都对我不错,当我是个可爱勤奋和听话的小第第。那时候,浙江经济开始发展,而宁波也已经发展的非常快了,经过家里人的多次催促。让我回宁波发展。我考虑再三还是舍弃了广州的工作辞职回到了宁波。

  刚到宁波回到家里,老爸交给了我很多同学的来信,其中有一封是她的,没有想到她也回到了宁波,而且已经在一个公司上班了。

  并且已经和大学里的男朋友分手了。她说那男的要留学校那边的城市(那男的老家就在她所读大学的同一城市),而她要回宁波,所以结束了。但她非常苦恼和难受,她问我现在在哪工作

  ,过的怎么样。我回了一封信,告诉她我也刚从广州回来,不在去广州了,想在宁波发展,目前还正在宁波找工作。希望大家今后各自努力工作,去闯一闯。

  一周后,因为机缘太巧我成功的进入了一家国外进出口公司宁波办事处,月薪1800元,由于时间太仓促,我连租个好一些的房子的时间都没有,我只能随便找个人家的车库暂住(100 元/ 月)。条件很恶劣很艰苦,但我一点都不在意。

  反正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直到今日,我都佩服那时候的工作激情和恶劣条件下要生存下去的勇气)。老外的公司工作很忙,定单很多很杂。我经常要出差沿海各省市。一个月大概有20天左右不在宁波。

  过了1 个月,我回老家,看到了她的回信,她说她非常开心我能给她回信,很开心我没有恨她,她告诉我她现在的公司以及传呼号码。让我有空的话去她那里坐坐。我回信说我已经在市区工作了,工作很忙,很少回老家,有时间的话去我那里坐坐吧,并也告诉了她我的传呼号码。

  后来她又写信给我,她说她想做我的女朋友。我回信说顺其自然不是更加好吗。她已经知道其实我是同意和接受她了。因为在我的内心,其实一直都是很喜欢她的,虽然我不确定是否是爱情(10年后才明白那时候真的是爱了)

  大概又过了10多天,她呼我说想来宁波市区看我(她工作的单位不在市区),那天我也非常忙,我工作到8 点半才下班。她在我公司楼下已经等了近一个多小时(那时候已经是初冬了),我非常感动和内疚。

  我们在一个小餐厅吃了些晚饭,然后我用我的破自行车带她回我的住处(车库),从一对很要好的异性朋友要马上成为恋人的确有难度,我们都好象感觉有些不自然了。

   还是有点距离感,所以我骑车带她的时候她没有在后面抱着我。因为市区离她公司大概有50多公里,所以她必须留在宁波过夜了。

  到了住处,我告诉她我因为太忙还没找到好的住处,只能让她迁就一下晚上睡在这个狗窝里,我回去我同事那里睡。我们在房间里聊着天,由于她有早睡的习惯,所以她很早的上了床,靠在床边和我聊天,而我坐在床边。

  我握着她的手,这是我第一次握她的手,很细腻很白也很滑。我那天真的好想吻她摸她和她上床,但还是没有行动(现在想想都觉得好不可思意)。

  大概到了快12点的时候,我说我该走了,你睡吧,她不敢太头看我,但好象很失望很难受。我能感觉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10年后才知道她其实是想我留下来陪她,但她害羞不敢说。她后来说,若我真的留下来了,而且那夜我们做了爱,她一定会成为我的太太了)。

  当然。我不想和她一见面就上床也有一点是因为我当初误认为她想把我当作她在学校里的男友的替身。所以我想在她完全只爱我一个人的时候才和她做爱。我还是离开了那房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到住处,并给她带了早点,她看上去很憔悴,可能一夜都没睡好。然后我直接送她上了回她公司的汽车。而我则当天便出差去了上海。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时不时的写信给我,并有时候呼我,由于每次我都很忙,而且工作的时候往往非常投入,所以同她说话都常常很快很短。

  1个多月后的一天,那是个非常倒霉的一天,我刚从上海飞回到宁波公司,路上发生了很多差点回不来的事故。心情很差,到公司后,由于带回来的那些产品样品老外很不满意,被老外非常严厉的大骂了一通。

   这是直到今日最严厉的一次(而且公司其他员工也从未享受过这种高强度的挨骂程度和待遇),我非常失落和沮丧。

  心情非常不好。因为我非常在意现在的工作,而我也明白明天我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再在这里工作了,极有可能要被炒了。我非常难受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这时看到了她写给我的一封信放在我桌上,由于周围还有老外的火药味道。

  所以我躲到卫生间去看。看了后我彻底绝望了,因为这是她的绝交信,她说她父母不同意我们交往,她的前男友也想到宁波发展并同她和好,说我爱抽烟,她很反感,我工作的地方离她家太远……

  我当时真想撞墙一死了之。因为她的内容对我造成了非常巨大的伤害,我感觉我是被她给玩弄了,她父母和她根本就是因为看不起我这个人,因为我真的是一无所有,没钱没好的家庭条件没房子没很高的收入。

  而我早已经在傻傻的设想我们将来的幸福生活和美好的未来。我感觉到自己无地自容和非常想不开,我恨自己看错人,也恨自己没有能力和条件而让人看不起让人耍。

  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想了很久也很多。快到早上的时候,我下了决心,也回了一封比她更加决绝的信。

  然后回到公司上班。老板竟没有再责骂我昨天的事,还劝了我,说昨晚他因为太心急了所以语气不太好,并向我道歉(后来其他同事都认为老外这次对我的前后态度很反常),要我重新和马上回上海让工厂重做准确的样品。我没想太多,便马上去赶飞往上海的最早班机。

  事实上我当时也有暂时逃离宁波的想法,不想再想她和同她有任何瓜葛。我需要认真工作,让自己成为强者。

  又过了一个多月,收到了她的最后一封信,她竟说她写那封绝交信是为了考验我是不是真心爱她。

  但她认为得到的结果是认为我不爱她也不在乎她(10年后的今日,我都认为没有几个男人能够经受住这么残酷的考验),所以她说将会和她的前男友和好。我敢到莫大的耻辱。我决心永远都不会再同她有任何联系。我真的很恨她,所以也没再回信(我认为不值得),全身心的投入了我的工作中。

  有人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只要你用心和努力。一年后,还很年轻的我在宁波市中心买下了属于自己的三室两厅住房,并差不多消除了以前的阴影,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开始谈恋爱(就是我现在的太太),并把我所有的感情我的爱给了新的女友。

  很多年后,在太太父母的催促下,我和我太太结了婚,并有了个非常可爱活泼的儿子。在这多年的奋斗过程中,在还没有结婚的情况下,我太太和她的家人也一直在所有各方面无私的鼓励我,帮助我,陪伴我度过一个个难关。现在,我已经成功的拥有的自己的事业,虽还不算足够的成功,

  出口业务量也不算足够的大,但以我还差一年才30周岁的年龄,已经做到年总额超上千万人民币我也知足了,而且还在继续快速发展壮大。

  而我的个人收入也已经远远非普通工薪阶层和一般白领人士所能比。我能有今日,这不能没有我太太的默默支持和理解,应该说有一半的功劳是属于我太太的。

  结了婚,有了自己深爱的美丽的太太,也有了可爱的才1 周岁的儿子。也有了初有起色的自己的生意。该有的我几乎都已经拥有了。我过的非常充实自信。但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以前的初恋女友(其实是只能算拉过手谈了很多年精神恋爱的女友)。

  听其他同行说用网上的中国同学录可以查找到很多以前的同学。于是我尝试着从网上去查找一些老同学的近况,并多联络一下,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她的近况(可能是完全处于好奇吧)。

  想知道她过的好吗,更想去问问一个心中放了10年的疑问和困惑(想知道她当初是否真的爱过我,是否真的是因为看不起我而和我分手,还是有其它原因——其实这时我的成熟想法认为应该有其它原因,因为当初发生的一切有很多疑点,而且我知道她应该不是那种爱慕虚荣和钱财的人)。

  我查到了她大学的同学录,上面有她的家庭地址,电话号码,工作单位,手机号码。发现她也已经结婚了,但不知道她是否当了妈妈。我想,既然大家都已经结婚了,如果作为老同学联系上应该没啥问题。

  我发了个短消息给她,我写道:“ HI ,老同学,很多年没联系,过的好吗?”

  我没写上我的名字。她收到后马上打电话过来,想知道是哪个老同学。听到我的声音,她听上去很矛盾,很震惊。然后我们大家聊了聊彼此的境况。她现在已经是一国外公司中国办事处一个重要负责人,老公是另外一公司的同行。

  现在还没要小孩的打算,工作很忙。但收入不错(15万左右年薪),所以还不想这么早放弃工作生小孩。而她了解了我的情况后,说我总算快实现了读书时代一直追求的理想和目标了。

  我们告知了彼此的 MSN.QQ.贸易通等的联系方式,说有空就联系,然后我们挂了。我继续自己的工作,当作这个事就这样过去了。

  我以为这个电话后她不会再联系我了,因为当初我们的分手是因为她,是她要求分手的,而且她的分手信写的非常绝情。一周后,她主动打电话给我,说她有事要来宁波一工厂谈些业务,问我有没有空,请她这个老同学出顿饭。我很吃惊。

  但想想不就请朋友吃顿饭嘛,就同意了。那天晚上,她来的很准时,是让另外一工厂老总的太太开车送来的,我处理完公司里剩下一些事后请她们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不错的酒店。

  由于有另外的人在场,我们彼此交谈的很少,只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我同那老板娘倒聊的比较多和专业些。把她反而当做了电灯泡。吃完饭我直接送他们回去了。

  又过了半个月,她打电话给我,说上次吃饭不过瘾,要我重请她吃饭,我答应了,她说她不会再带灯泡了,而要求我也不可以带。

  我隐约的担心那天会发生问题,孤男寡女的相见,而且以前又曾是恋人,所以我一直非常矛盾,去呢还是不去,不曾拿很多借口对她说,那天我可能没有时间,她好象很生气,最后我还是答应了她。

  但还是进退两难。因为这么多年来,虽然我同大量的优秀女人打过各种交道,也有过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但我都巧妙的拒绝了,从未和她们有过亲密接触。我真的一直非常忠实于我的太太。但这一次是因为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那是个周六的晚上,我和她在宁波中山路一个高档COFFEE厅见面和吃饭。我找了个包箱。刚开始她坐在我的对面,我们聊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天,很无聊的内容,中间的时候我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坐到了她旁边,她默默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柔情。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