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性故事:饥渴美女白领雅琪背着丈夫激情偷情(二)

  雅琪心中一荡,继续说着未说完的话,但是此时已心乱如麻,好像可以听见自己蹦蹦跳的心跳声。身旁的男孩深深吸气,缓缓吐气,规律和缓的男人气息阵阵传来。

  他现在的眼神正在注视着哪里?雅琪不敢看。是看着公事资料,还是盯着别的地方?及肩的卷发盘起,露出白粉嫩的颈子,是这里吗?蕾丝织纱的上衣领口,构成胸前圆鼓鼓的曲线,是这里吗?今天慌忙的仪容,该不会也忘了扣实钮扣吧。

  雅琪不敢再想下去,连忙收敛心神站起身来,张子均这才挺身後退了一步,脸上还是挂着稚气笑容,只是脸颊跟雅琪一样有点红扑扑的,眼神像似不知摆哪里好,低着头看着手中卷宗。

  「我去喝杯水。」

  也不理会张子均的回应,雅琪头也不回地迳自离开座位,留下张子均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不知如何是好。

  「是味道。」雅琪突然明白她为什麽对这个小男人会有好感。

  没有昂贵廉价的古龙水味、没有烟味酒味的市侩味,只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清爽气味。那种味道已经好久没有遇过,雅琪记得相似的味道只有在丈夫的身上才有。那时他还是学生,也许就是被这种气味所吸引吧,她才会与丈夫相恋也说不定。

  想到了丈夫,新婚不到一年,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心猿意马,雅琪心中泛起一丝丝的罪恶感,好像有点对不起他。她也发觉好像大概是从他去当兵开始吧,这种气息就再也没有从他的身上感觉到。

  「拜拜,我跟佳真晚点走,明天见。」雅琪对同事说道。下班时间到了,办公室里很快地人都走光了。

  「你现在住的甜蜜小窝有多大?是租的,还是买的?」佳真问。

  「是租的。大约二十来坪,一间卧房和小客厅一个,地点不错,离捷运站很近,通车蛮方便。」

  「怎麽不叫你老公开车接送?几十万而已,也不用风吹雨打那麽麻烦。哪像我没人要接送,自己又不会开车。」佳真悻悻然说。

  「喔、嗯┅┅我们打算先赚点房子的头期款,再买车,反正交通方便,没关系。」雅琪迅速整理手边资料,闷闷的回应。

  「雅琪啊,你条件这麽好,找个有钱的公子小开嫁了,当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绝对没问题,怎麽会跟个穷小子结婚呢?」

  这种相似问题不知道被问了多少遍,雅琪已经不耐烦了,也早就拟好标准答案,谁问就重新播放一遍。

  「我认为金钱不是┅┅而且┅┅」

  雅琪一边像放录音带似的一样对佳真解释,也一边思考与丈夫两人的关系。

  结婚几个月了,新婚蜜月的激情慢慢降了下来,被佳真一问,现实的问题一一浮现,雅琪这时才发觉自己对老公的财务处理并不是很了解。

  知道夫家并不富有,所以婚礼一切从简,聘金等也只是形式而已;婚後家里的开销费用都是由自己支出,连本来说好房子的租金由老公负责,记得是银行通知户头没钱,一个月後也变成是雅琪垫付。

  从男女朋友时代开始,雅琪就知道老公昭霖对钱财没啥概念,大学念了五年很少打工,退伍後工作也做不长久,存不下几个钱,加上又喜欢呼朋引友,这样的情形要能买车买房子实在是天方夜谭。

  虽然先工作了两年,薪水又高,比起丈夫,经济能力当然较充沛;可是毕竟社会上认为养家活口是男人的责任,固然雅琪是新女性,但心底还是稍稍介怀。

  °这样不行!°雅琪决定要好好跟老公沟通沟通。

  °才刚开始,还不嫌晚,就从现在起步!°想到这里,雅琪精神一振,兴致冲冲开始规划。

  女人对於改变一个男人总是抱着极大的兴趣,不论是以何种身份,女友、妻子、妈妈都是一样的。

  「什麽?┅┅」

  雅琪如梦初醒,发觉佳真正用手肘顶她。

  「发什麽呆?你的晚进在跟你说话。」佳真使了个眼色,努嘴示意。

  不之何时,已在电梯之中,原来是张子钧站在面前,脸上还是那种呆呆的笑容。

  「两位学姊晚安。」张子钧问候道。

  「恭喜你,现在是公司的正式职员了,看你这麽努力,条件又好,以後一定前途无量还请你多多提拔。」佳真眼角带笑,娇滴滴地说。

  「哪里,还要两位学姊在公事上多指点。」

  「这礼拜六同事们要举行迎新,雅琪你要不要去?」

  「我有事不能去。」雅琪瞄了一眼,见到张子钧热烈期盼的眼神,冷冷的回答。

  「喔。」失望的神情露在脸上。

  佳真在旁看了看两人,女性敏锐的感觉已经捕捉到一丝丝的暧昧。

  「再见,我们走了。」

  电梯门一开,佳真回头向张子钧挥手道别,而雅琪则头也不回步出电梯。

  张子钧慢慢走在後头,看着雅琪窈窕背影,稚气的脸庞又挂起那招牌微笑。

  「到了,就是这里。你先进去,我去楼下买点东西。」雅琪开门说道。

  佳真在玄关脱了鞋子进去,套房内一片漆黑,看来昭霖还未回来。

  雅琪把公事包放在门口,正准备出门,突然房内传出一声惊呼,急忙打开电灯一瞧,发现一个男人从後抱着先进门的佳真。

  「老公,你在干什麽?」雅琪叉着腰怒道。

  那个男人原来昭霖,他呆了一呆,看了看雅琪,回头低看怀中的女体,吓了一大跳,急忙缩手放开。

  「对┅┅不┅┅起,我以为是┅┅」昭霖一脸惶恐,结结巴巴道歉。

  只见佳真惊魂未定两手遮胸,红涨着脸站在一旁,昭霖不知所措站在旁边。

  雅琪走过去,屈指在老公头上敲了一下∶「又不是小孩子,玩什麽游戏?会吓死人啦!」

  雅琪瞪了昭霖一眼道∶「我跟你介绍,这是我公司的同事余佳真。」

  「你好,你好,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老婆,所以┅┅」昭霖摸着头嗫懦着道歉。

  「没┅┅关┅┅系,我不要紧。」佳真笑着说。

  「吃东西吧,我饿死了。」雅琪推着两人,然後把买来的晚餐放到客厅小桌子上,三个人席地而坐,谈起天来。

  「余┅┅佳┅┅真,我以前系上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你想起来了,我是甲班的。我也刚刚才认出你来。」佳真捉狎的眼神望着昭霖。

  「对对对,看过你几次,只是不同班所以少来往,一时没认出来。」昭霖喜道。

  「原来你们两个以前是同学?」雅琪惊讶道。

  「嗯,以前┅┅」昭霖说。

  话题一打开,久未见面的两人便兴奋地聊起从前学校生活,雅琪反而插不上话,默默在旁当听众。

  「啊,我饮料忘了买,你就陪陪客人吧。」雅琪乾脆起身离开,留下房内两人。被打断的两人一时接不上话,只好静静的吃东西「咦,这是你们的结婚照吧,我看看。」佳真打破沉默,环顾四周发现电视上的照片,便趋前观赏。

  「对,那是┅┅」昭霖眼前突然一亮,浑圆、丰满的臀部在他面前轻轻摆动着,她的玉腿微微分开着,丝袜色泽让露出的大腿显的粉光致致。

  鼻中闻到不同於老婆的香味,想起刚才温香软玉的娇驱,使昭霖兴起了一股飘然欲仙之感,胯下小弟也不听使唤起立站好。

  他完全陶醉在佳真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之中,以至雅琪进门,已经来到了他身边,他也全然不知道。直到雅琪伸手在他的肩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昭霖才陡地抬起头来,尴尬笑着。雅琪不知道他在搞什麽古怪,迳自招呼客人,一夥人就这样谈笑风生聊了一晚上。

  时间已不早了,送走佳真後,两夫妇在卧房里准备就寝。

  「雅琪,我有些事想跟你说。」昭霖刚洗完澡,对躺在床上的妻子说。

  「不聊了,拜拜。老公有什麽事吗?」雅琪见丈夫出来,挂上话筒,起身进入浴室准备洗澡。

  「是这样子的,我┅┅辞职了。」昭霖两手交插着手指好不容易说了出来。

  「啊,为什麽?不是做的好好的,怎麽回事?」正弯着身体测浴缸水温的雅琪听到外面老公的话,惊讶地走出来。

  「没什麽,觉得没啥前途,老板又抠,乾脆不干了。」

  「那你以後想做什麽。现在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可以先等一阵子再出来换工作啊,干嘛辞职。」雅琪一听,立时皱起了双眉。

  「没关系,我准备自己当老板,这样辛苦赚得都是自己的,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昭霖双眼一亮,兴奋说道。

  「可是当老板也不好做,不谈别的资金怎麽来就是一个大问题。」

  笑容从昭霖的脸上冻结了,老婆不断泼冷水让他很不高兴。

  「我爸爸的退休金准备让我投资,我妈也标了几个会让我用,我要跟几个朋友合夥去大陆设厂。那里工资便宜,大家当工厂干部,好好干。他们有门路内外销,甚至可以卖到美国。以後就是一百万、一百万的赚,不用再领几万块的死薪水。」

  「可是这行你又不熟,那些朋友可以信赖吗?我听说大陆环境不太稳,很多台商都蚀本回来,这样拿爸妈的钱┅┅」

  「你到底支不支持我?」昭霖不耐烦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比我早工作当然赚得钱多,这年头景气不好连大公司都倒闭,我干嘛等公司撑不下去让人家资遣我。我好说也是个男人,有机会就要往外闯,那能待在家里洗衣服烧饭,靠老婆养家。」

  雅琪听出老公话中有话,沉默下来。

  从来没有大声对她讲话的老公,今天是第一次大吼,这不但吓到雅琪,也让她微微心酸,低着头一滴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昭霖见状顿时心软,坐在床边搂着妻子肩头道歉。

  「没关系,是我不对,没有顾虑你的心情。」雅琪红着眼擦了擦泪水,起来走进浴室,两人不再说话。

  这一晚两人在床上背对背想着自己的事,整夜未入眠。

  台北的天空湿冷黏腻,现在是周末下班的尖峰时刻,拥挤的人群穿梭在街道上,展开今天另一阶段的生活。

  雅琪信步走在街上,若有所思,随着人潮,漫无目的走着。

  不同於以往,每当下班之後立刻飞奔回家,没有必要绝不加班。可是现在的雅琪变了,能多待在公司就不会早走,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加班,就拖着佳真或其他同事聚餐逛街。

  但是他人总有自己的私事,於是速食店的打工小弟们便会看到一位时髦艳丽的女士总是待上一两个小时,只喝着一杯饮料,把一份报纸翻来覆去看上三遍以上,剩下的时间就是静静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总而言之,她不想那麽早回家。

  自从那晚之後,两人新婚的浓情密意气氛已消,老公昭霖隔天就辞职,之後早出晚归,自顾自己忙个没完,对雅琪也是冷漠相对。

  雅琪受不了,实在很想跟丈夫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可是碰了几次钉子後,也就识趣不再提起。没多久她也赌气不理会丈夫,两人虽同住一屋檐下,却好像形同陌路。

  「你跟你老公在闹别扭啊?」有一天佳真好奇小声问道。

  旁人已经感觉到了!这更让雅琪的苦恼加深,可是倔强的脾气使得她不愿示弱,看来夫妇两人之间冷战和解的日子,更加遥遥无期。

  走出地下道,一阵冷风刮来,缩了缩身子抬头上望,摩天大楼高深不见顶,随着人流跨上天桥,桥下车阵川流不息,雅琪停下伫步看着陷入沉思。

  °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吗?已经五个月又十二天了。

  °°七十五句话,这些日子以来,他只和我说过这麽些话,有时候甚至好几天都不说话!

  °°我只是提一些意见嘛,我是你的妻子最後还不是会支持你,何必对我大叫!

  °°这样就不理我,真是小气。

  °°这两天又说要去大陆考察,把我孤伶伶丢下,这算什麽!

  °连串的问题浮现在雅琪的脑海里,雅琪自己不断问自己。

  下星期就是我的生日,他还记得吗?如果他忘掉┅┅°想到这里,心中微微一酸,两颗泪珠在眼眶打转。

  「张小姐?这麽巧,在这里遇上你!」声音在身後响起,雅琪讶异转身,一个熟悉的笑容呈现在眼前。

  「啊┅┅嗨,好巧!┅┅你来逛街?」一见,原来是公司里的後辈同事张子均,雅琪有点不知所措。

  「对┅┅对┅┅来百货公司买点东西┅┅」

  客套寒暄後,两人对站着不知道要讲些什麽话,雅琪眼神游离就是不看张子均,而他则是微笑直盯雅琪脸庞。

  「那个┅┅既然在这里遇到张小姐,那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帮个忙,可以吗?」张子均终於打破沉默问道。

  「有什麽事?」

  「是这样的,今天我想买件礼物送人,但是挑了好久就是没有合适的,想说请张小姐可不可以陪我选购,给点意见。」

  「问我意见?┅┅喔~~是不是要送给那个美眉的啊?嗯┅┅好吧!」雅琪眯着眼露出微笑。

  「真的?」得到佳人首肯,张子均眼中放出光芒。

  「旁边的希尔顿饭店有家精品店,我想去找找看。那就一起去┅┅走吧。」

  张子均兴奋地立刻带着雅琪前往。

  °°只是帮个小忙没什麽大不了。雅琪心里想着。

  「这副耳环不错,样式颜色都很漂亮。」雅琪指着柜台玻璃橱窗中的饰品。

  「对呀,你女朋友这麽美丽,这副耳环跟她实在很搭配。」售货小姐笑眯眯地向张子均说。

  「啊!┅┅不┅┅不是,我不是他的┅┅」听到售货小姐这样说,雅琪红着脸急忙摇着头否认。

  「好!那就是这件,麻烦请你包好,这是要送人的礼物。」张子均转过头来笑着望向雅琪,立即说好。

  雅琪不敢看他。

  「没问题。那您是要用信用卡付款还是┅┅喔,是信用卡,好的,请您等一下。」售货小姐拿着信用卡和耳环在旁熟练地包装处理着。

  「那麽今天就到此┅┅」雅琪见状张口欲言。

  不让雅琪说下去,张子均立刻转移话题。

  「等一下一起去喝下午茶吧!旁边那家的糕点很不错。今天这麽麻烦学姊,当然是我请客了。」

  「我┅┅」

  「而且在公事上,学姊又帮助我这麽多,我都还没有谢过你,实在是说不过去。」又是那招牌笑容望着雅琪。

  实在招架不住这阳光灿烂般的微笑,跟老公的冷漠一比较┅┅「好吧!」雅琪答应了,反正回家也是孤伶伶一人,有个人陪伴也好。

  身为人妻,这是婚後第一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单独聚会,想到这点,少妇的心噗通噗通地加快跳着。

  咖啡座里,两人坐在安静的角落,那个张子均平日看起来是个害羞小生,没想到私底下倒是变了个人似地。

  态度大方,言谈幽默有趣,重要的是善於引人交谈,原本拘谨的雅琪渐渐打开心防与张子均有说有笑。

  这天,雅琪将披肩的长发拢在脑後。她那一头乌溜溜秀发,一直是张子均的最爱。然而此刻,张子均并没有去注意她的头发和她露出的雪白颈项。从刚刚开始,他的目光便集中在雅琪胸前,那一对隆起的胸部像磁铁般的吸引着他。

  上衣的前襟敞开着,露出了一部分的乳沟,彷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桌上的宽度不过才一公尺,一伸手便可触及她那神秘的高耸部位。在他的脑海里正幻想着自己握着那对乳房的感觉。

  °°好想一头埋到那里面去噢┅┅

  这样的意念已经存在很久了。在办公室里好几次都想剥开她的衣服,慢慢舔着、吸着那对乳头。

  想到这里,底下便不由得坚硬起来┅┅这样想着、想着,张子均已经进入幻想空间了。

  「来嘛,!抱我」

  「快点嘛!」

  绮丽的遐想如真似幻,魅惑的胴体如蛇般蠕动。媚眼如丝,半张着殷红丰满的唇,吐出诱人心弦的呻吟,梦幻中的雅琪身着性感内衣如荡妇般勾引着男人,张子均眯着眼,美妙的景象一直不断涌现。

  曲意奉迎的裸体,那使人产生一种置身於千万人之上的优越感,那样的极度刺激,是足以令人疯狂的情景。

  「最近的天气转变好快,一会热一会儿又好冷。」雅琪见到他魂不守舍的神情,好奇地找话题。

  她突然冒出这句话来,张子均吓了一跳,把他拉回到现实,他忙着回答说∶「哎,是、是啊┅┅」然後慌慌张张的喝了口饮料。

  雅琪用手挟起蛋糕上一粒小樱桃往口里送进去,漂亮的嘴唇张开着,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

  张子均一面看着咬着樱桃的雅琪,一面禁不住的吞着口水。桌子底下,股间的阴茎早就起了脉动。现在一看到雅琪湿润的嘴唇,股间更加激动了。

  不到一年的婚姻生活,让雅琪变得益发娇艳动人,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长期沉浸在女人堆中的张子均,见到如此魅力四射的少妇,也按捺不住。

  对於「性」这件事来说,张子均是属於被动的。他有着一张的漂亮的娃娃脸孔,功课又好,家庭富裕,再加上运动方面的成绩也相当出色,因此从小就很受女孩欢迎。

  虽然性格有点内向,但是在高中时被几位「大姊姊」开导後,他的观念行为也就开放不拘,很难与他的外表联想在一起。

  现在的张子均其实已晋级为高手,阅人无数,而女人的投怀送抱更让他练就一身调情手段。

  纯真的外表容易激起女性的母性天赋,这使得他猎艳更加无往不利。

  「今天一定要跟她做爱!」这是他第一次对女性主动产生欲望,淫欲的神情一闪而过。

  天真的雅琪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为猎人的猎物,一双美目眨呀眨地看着他。

  从进入公司以後,张子钧的焦点就被雅琪的倩影所吸引,刚开始还只是抱着欣赏的心情,毕竟她已为人妇,而且其他自动送上来的美眉已经够他忙的。

  可是几次的接触後,他便着迷上了这位新婚少妇,无法自拔;而雅琪有意的回避更激起他征服的心态,这是他第一次对女性主动产生爱欲的念头。

  古人有云「无巧不成书」,但是说实在话,所谓的巧遇,十之八九都是有意的安排。

  张子钧对於雅琪的一举一动了然於心,这阵子打听到她与丈夫之间感情似乎起了变化,如此良机,怎能错过。於是最近下班後他总是跟着雅琪,观察着她,见到她不是呼朋引友,就是独处一人。

  当今天见到她神情落寞伫立在天桥时,他兴奋地知道机会来了!

  「难得今天周休二日,怎样?乾脆晚上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吧!」

  雅琪翻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四点多钟而已。

  「我有车,不如到淡水去。我家有栋别墅在那,景色又好,可以看到淡水河的夜景。」

  雅琪迟疑着,默然不语。

  「不然我就送你回去吧,好吗,雅琪?」

  现在直呼雅琪其名,她都没有在意,露出不自然的表情。

  张子钧知道不能躁进,既然无法跟佳人共进晚餐,那就送他回家吧。总之,找理由增加两人共处的时间,就能够增加一亲芳泽的机会。

  「一起去淡水好了,反正我也好久没去了。」雅琪爽快回答。

  张子钧喜出望外,原本降下来的心情,又被勾得心痒痒的。

  美色当前,张子钧还是冷静地观察对方的反映,判断状况。说实话,他完全没想到会这麽顺利,轻易就进行到这里。原以为对方会强烈地拒绝,如果真的拒绝,他还真不知下一步该怎麽办了。

  在这位美丽少妇的面前,原本锻练出来的调情自信都消失了,好像又退回到了少年时情窦初开的时候。

  「等我一下,我去拿车。」

  雅琪站在路旁等着,心里想的却是丈夫,怀疑着刚刚的决定的对错。

  不过当一想起丈夫时,就一股怨气升起,会答应张子钧的邀约有一半原因是在生老公昭霖的气吧,至於另一半的原因,雅琪也不太清楚为何,心中似乎期待什麽发生。

  (才结婚没多久,你就这样欺负我、冷落我,既然这样,我就┅┅)

  雅琪心中起了一个放肆自己的念头,虽然很快的这个想法被否决掉。 没多久一辆轿车驶进面前,雅琪吒了吒舌头,虽然她不懂车子,但也知道眼前的轿车价值不斐。

  (名车、别墅,才不过二十来岁就有这样的身价!)

  雅琪镇了镇心神,坐上车子。

  当她坐到驾驶座旁时,一阵幽香就淡淡袭过来,张子钧眼睛不自觉飘向她大腿,在丝袜包裹下的美腿,是那麽的修长匀细,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太过心急是会吓跑女人的。)

  张子钧连忙收敛心神,专心开车。

  来到淡水不过几十分钟的车程,车子驶进一幢依地形而建的复式洋房,门前是一个花园露台,还有个小泳池,雅琪微微吃惊,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里面有一个只有菲佣出来迎接,张子钧向她吩咐几句後,她便从里面拿出香槟甜酒跟一些糕点後,就不见人影。

  雅琪单独漫步走在庭院中观赏环境,阳光透过单薄的上衣,隐约可看出窈窕曼妙身材和内着的乳罩轮廓,性感的模样,看得张子钧心痒的不得了。

  回头一望,两人眼神交流接触,雅琪拢了拢头发,微微一笑。

  「先看一看风景,聊聊天吧,我已经叫了餐厅外送,等会儿就可以享受大餐了。」

  坐在庭园的凉椅上,海风徐徐地吹来,两人的心情都愉快极了。雅琪放下矜持喝了不少酒,她不断找张子钧讲话,兴致高昂,那个样子,猜是酒精有些发作了。

  「这是我以前画的,画的就是别墅山後的景色。」

  「真的?你真是多才多艺。」

  简单吃过晚餐後,雅琪在客厅踱步赏玩屋内的陈设,张子钧亦步亦趋跟着解说。

  (°男一女共处一室,能做什麽?时候不早了,还肯留下没要走的迹象,看来她自己也有意思!)

  他知道可以采取行动了。

  「雅琪┅┅」

  「什麽?」

  张子钧突然把转过来的身体搂过去时,雅琪像倒下去似的倒入年轻人的怀抱里。当双手围住腰,用更大的力量把她抱紧时,她闻到他身上的男人特有的雄性味道。

  「别这样,放开我!」雅琪挣脱着,不过此时的心中并不反感,反而犹豫不定。

  (不行!我是昭霖的妻子,我是昭霖的┅┅我是┅┅)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