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我做三陪小姐的真实经历(二)

  她说:那好,我们走吧。说完,她扭开了车上的音响,柔美的音乐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她边开车边低声跟着音乐哼。银白色的月光洒在路上。月光柔美如水。开了一会,我感觉她好像有点别扭,便问:怎么了?喝得多了?

  我看她涨红着脸,点了点头。我说:那别去了,回家歇着吧。她摇了摇头,道:没事。刚好我也饿了。晚上路上安静,没什么车,一会就到了我们常去的那个吃香辣蟹的四川菜馆。因为离着夜总会近,东西又好吃,又开到很晚很晚,我们便常去。

  停好车以后,我们便走进那个小饭馆。老板也是四川老乡,操着一口浓浓的四川乡音。他认得我们。我们刚进去,他就对我们打招呼。两位美女,今天怎么这么早?他边说着边引我们到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我看了看表,不到2点。的确,对于我们来说,今天算早的。我们常常3,4点才来的。我笑了笑。坐下了。

  嘉惠姐道:快,给我们两只香辣蟹,我们饿死了。老板笑着点了点头,用四川话问了句:还要啥子嘛?我说:再来个夫妻肺片。我放下了背着的包,道:好,够了。

  老板点了点头,自去准备了。喂。我又叫住了他。他回过头来,不等我说,便道:我知道,多放点辣子嘛。明白!

  我笑了笑。他早已习惯我们的口味了,而我每次还总是要提醒他记得多放点辣子。我掏出香烟,递了一支给嘉惠姐。她摆了摆手,我便自己点燃了火。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她说。寂寞嘛。我笑着说。其实我说的是真话,特别是深夜,静悄悄的时侯,只有香烟陪伴我。所以我常常觉得香烟是伟大的发明。虽然这伤身体。

  我也知道。可像我们这种人,什么伤不伤身体,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又闲聊了几句,夫妻肺片端上来了。面上浮着一层红红的油。我一看到,就直流口水了。我忙拿起筷子,夹了几块到碗里,说:吃吧,嘉惠姐。

  她对服务员说:拿一瓶青岛啤酒来。你还喝?我问。她说:我没事。今天你生日嘛,当然要和你喝一杯了。再说了,这么辣的东西,喝点酒能解辣。我笑道:刚刚不是喝过了吗?

  她说:刚才不同,那是场面上的。现在是我们姐妹俩喝。服务员把啤酒拿上来,打开了盖子。瓶口冒出了汽泡。嘉惠姐把酒分别倒进了两个杯子里。对我说:来,干杯,祝你生日快乐。我笑了笑,道:这有什么好祝贺的,生日,不过是我又老了一岁。

  说完,我叹了口气,吐出一口烟。说:老了。27了。想想我刚出来的时侯,嘉惠姐,不知不觉得,我都跟了你10年了。她也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

  隔了一会,才道:是啊。10年了,我也30几了。还在漂着,连个男人都没有。说完,自己先仰头喝了半杯酒。我说:没有男人有什么关系。起码你还有钱。钱才是最实在的。她苦笑了一声。

  说:可是,钱能填补你内心的空虚吗?说完又摇了摇头,自觉的拿了我一支烟。点上火。我也仰头喝进了半杯酒。道:说的也是,没办法,像我们这种人,

  男人哪会对你真。她笑了笑,道:对,男人都贱。来,咱们别说这些,干了这杯。说完举起酒杯来,我和她碰了杯,饮尽了冰凉透心的啤酒。我吃进去一口菜,再喝一口酒。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胃先被辣椒哄得火辣辣的,再倒一口冰冻啤酒进去,像是听到吱的一声。虽然这对胃很不好,而我的胃本来就不好。今年过年你回家吗?嘉惠姐问我。

  我说:可能回吧,你呢?她摇了摇头,道:不想回了,回去也没什么事。而且过年时都是生意最好的时侯。算了。边说着话,我们的香辣蟹便端了上来。

   大红辣椒一条条的挂在面上,我们拨开辣椒,香气迎面扑来。真香啊。我叫道。说完,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螃蟹到嘉惠姐的碗里,道:姐,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照顾我,谢谢你。她笑道:小家伙,油腔滑调的。

  我叹了口气,道:可能做完今年,我以后都不能再跟着你了。嘉惠姐正在低头吃蟹,听到我这么说,忙抬起头来,道:为什么?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做了?我叹了口气。

  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再做下去就人老珠黄,再也没人要了。嘉惠姐道:开玩笑。不是我夸你,凭你这样的,只要你自己想干下去,到35岁都不愁没生意。我笑了笑,道:别这么抬举我。

   嘉惠姐道:依人,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不干这行,又去干什么呢?这句话倒真是问到了我心坎上。不做这行,我能去干什么呢?要文化没文化,要手艺没手艺。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前路茫茫,我真不清楚我该何去何从。先别说这些了,我劝你还是好好考滤一下再说。

  说完,嘉惠姐夹了一只螃蟹腿到我碗里,说,快吃吧,凉了。吃完了饭,嘉惠姐把我送回了家。要我送你上楼吗?她问。我说:不用,我反倒担心你呢,慢点开车。要不,就在我这睡一晚吧。

  我指了指我住的楼。她说:不了,我还是回家吧,挺不方便的。好,再见!再见。我对她摆了摆手,目送她的本田去得远了,我才转过身来,走上楼。

  这是我租的一个地方,60平米,租金2000,在深圳来说,这不算贵,当然了,也不便宜。我只是希望下了班回到家自己能住得舒服些。不管怎么说,总是自己的地方。

  回到这里再也不用戴着面具了。

  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回到家,冲了个热水澡,靠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已经快4点了,我却没有一丝睡意。窗外突然飘下了黄豆般大的雨点,雨来得很急,在这样的天气来这么急的雨是不常见的事。雨点啪啦啪啦的打在窗台上。

  我又习惯性的点起了一支烟。其实我想过戒烟。烟并不难戒,难戒的;是习惯。人的习惯一旦形成,再要想改过来就很难了。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喝完酒以后口里是苦的。

  特别是醉了的时侯,再喝上一口矿泉水,甘甜可口。我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时间像是回到了十年以前,我刚来深圳的时侯。那年我17岁。那时的深圳也远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

  时的深圳刚改革开放不久,也已初有成效了。我在火车站呆了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终于,找到了一份酒店的工作。当时来招工的人是个女的,大约有个40岁的样子。

  她说:小姑娘,来找人的?我摇了摇头。她又问:来找活干的,对吗?我点了点头。她笑了笑,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看得我混身不自在。随后,她问我:你多大了?17岁。

  我的声音低得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而她却听见了。她笑道:很好。听你的口音,你是四川人?刚从乡下来吧?我说:是。我突然觉得她也是操着四川口音,便说:大姐,你也是四川人吗?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咱们可是老乡。

  她的笑看上去很实在,不像是那种骗人的人。我当时感觉她很亲切。那天的阳光看起来像春天的花草一样,很茂盛。阳光毫无保留的泼洒在大地上,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可由于那是冬天,刚过完春节不久吧。所以让人感到很温暖。我觉得很舒服。她对我说:我那有活,你愿意去吗?我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愿意咯。是做什么的?她说:公关。女公关。

  我实在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便问:大姐,什么叫公关啊?我一问完,她笑笑,摸着我的头,道:傻孩子。你会唱歌吗?我点了点头。她说:只要唱唱歌,就可以了。我说:唱唱歌就能赚到钱?你没骗我吧?大姐!

  她笑道:我怎么会骗你呢。妹子,我一看你就特喜欢你。真的,唱歌就能赚钱。我说:那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她想了想,说:这个不大好说,大概的一个月总有个2,3千块钱吧。当时我一听这话差点昏了过去。我以为她会说个2,3百。而有这个数我已经高兴得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何况是2,3千。

  一种强烈的幸福感涌上了我全身的各个部位。我突然觉得我能赚钱养家了,想到家里的破瓦房,出来找活的时侯,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赚到钱,给家里盖一间新房子。

  这样算来,只要我赚两个月,就能盖间新房了。我突然觉得这是在梦境里,于是我捏了一下自己,疼。不是梦,是现实。我高兴的自言自语。我说:那大姐,什么时侯可以上班啊?

  她说:现在就跟我走吧,我先给你找个地方住下来,再上街给你买两套衣服,你看你穿的,土了巴肌的。说完,便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叫我上车。我上了车,她对司机说了个地名。

  我问她:大姐,还要给我买衣服?不用了,等赚了钱我自己再买吧。她笑了笑,对我说:傻孩子,不穿得好点怎么赚钱呢?

  应女友之邀到其家中借宿,不料,女友老公却在半夜钻进了她的房间……

  我是资中人,初中毕业。2001年到一家保险公司工作,认识了同事阿姐,她非常照顾我。阿姐30岁出头,精明能干,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欧哥是个研究生,现为一家制药公司华东片区的负责人,两人有一个10岁的儿子。

  阿姐常带我到她家去玩。欧哥看上去文质彬彬,待人热情。我租不到房子,他就介绍一位男同事和我合租了套二居室。时间一长,我和阿姐他们就像一家人了,每次去她家,阿姐做饭我就洗碗。

  2004年,他们买了套16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四室两厅。欧哥几次当着阿姐的面邀请我去他家住,我觉得太麻烦他们了,没有答应。

  去年10月的一天,我要写一份简历,就去找阿姐帮忙。阿姐让欧哥教我写,自己出门打麻将去了。欧哥教了一会儿,就让我陪他去看正在装修的新房,不想一进门他就突然抱住我,对我动手动脚,我惊呆了。

  我拼命推开他,说:“欧哥,我是你老婆的朋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怎么能这样?”他没有再勉强。回家后,我犹豫着该不该把这事告诉阿姐,她看上去那么幸福,我实在不忍心。我向一起租房的小伙子讲了此事,他这才告诉我,其实欧哥“那方面”一直都不正经,平时就喜欢进夜总会看艳舞。

  阿姐一点儿也不知道欧哥对我起了“打猫心肠”,还是经常邀请我到她家去。我不想去,又怕她起疑心。而且几年的交往,对她家我也有了一种依恋。所以我还是经常去,只是不在她家过夜了。欧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地对待阿姐和我。

  2005年1月的一天,阿姐又邀请我到她家去玩。下午,趁欧哥不在,阿姐和我拉起了家常。这时她才隐晦地提到她和欧哥的关系“不太好”。

  阿姐身体差,而欧哥是个欲望很强的男人,她无法满足他,两人的恩爱是装出来的。那天聊得太晚,错过了公交车,阿姐便留我住。我想有阿姐在家,就答应了。我睡在主卧室隔壁的客房里,小心地将房门反锁了。

  不料半夜,房门不知怎么被打开了,欧哥钻了进来。我本来想喊阿姐,可当时突然闪过一个疑问:阿姐和欧哥睡在一起,欧哥咋会这么大胆?莫非是他们商量好了?我最终没敢喊出声,只是不停地反抗。可他人高马大,我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

  事后,阿姐在隔壁喊欧哥,我的疑心就更重了。此后,我再也不敢去阿姐家了。当时我正和阿姐合资做生意,不想闹翻了。心想,就当作一次教训吧!

  没想到过年后,我的例假一直没来。2月22日到医院一检查,果然是怀孕了。我马上给欧哥打电话,问他怎么办。他很冷漠地说,他在北京出差,叫我去找阿姐借点钱把孩子做掉,等他回来再给我钱。我感觉很受伤。

  一个研究生,一个大公司的负责人,竟是这样一个混蛋!左思右想后我拨通了商报的情感热线,只想让他明白,我并不是一个可任由人欺辱的打工妹。

  第二天下午1时,我给阿姐打去电话,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讲了。阿姐马上赶了过来,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哭着说那晚她确实并不知情。她哭得很伤心,说欧哥太不像话了,居然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

  接下来她才对我说,欧哥出身农村家庭,而她的家境非常好,家人当初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是她固执地嫁给了他。结婚的钱都是她出的,欧哥家里只送了6床棉絮。

  新婚第二天,欧哥的父亲出于羞愧,一大早就不辞而别了。她一直拼命挣钱养家,也尽一切努力支持欧哥的事业。欧哥终于出人头地了,不想人也变了,不仅长期不回家,甚至还公然带女人回家。有一次她脚痛,叫欧哥帮她买点药,欧哥竟说你去死吧!她早就想过离婚,可又舍不得让孩子痛苦。

  看阿姐这么痛苦,我非常难过。我不想伤害她,也知道斗不过欧哥,只希望他能痛改前非,好好善待阿姐。

  我自己悄悄的去做了人流,远走他乡,走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静静的释怀自己心里的痛楚……

  我家是北东的,在这个相对落后的地方来说性事是不能拿到面上来说的,特别是夫妻间的小密秘只能在被窝里鼓捣,如果摆在外人面前来说会被人说不要脸的。

  而我们家也是在这种环境中延续着自已的传承,夫母和子女在孩子成年后就绝不会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亲近的动作,我的哥哥和嫂子在结婚后也成天变的神神秘秘的,反正我当年还不太懂这事的时候就是认为他们神神秘秘的,天一黑就钻自已屋里去,我这个当弟弟的是休想“破门而入”哈哈。

  虽然那时也偷偷的听过墙角,但怎么说也是不直观的,除了哼哼哼的叫床声外,别的只能在心里去想,那时候说实话,对男女这间的事我真的很好奇也真的好向往。

  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又回到了家乡,区别只是我住在城里,家人还住在农村。偶而得闲的时候回家去看看,全家人也都客客气气的。大哥会和我一起喝酒,谈谈我的未来,讲讲对我的期望。

  偶而大嫂也会和我聊聊天,大多是为我的婚事操心之类的。也就在这样的客气但是充满关爱的家庭氛围中我和嫂子的交流也慢慢的地在增多。

  大嫂在我们当地是属于大美人了,虽然结婚有十多年了,可是皮肤还是白的晃眼,粉的诱人,特别是一双温柔的大眼睛总会充满笑意的看着你,被大哥这么多年滋润的高挺的丰乳,鼓翅的PP,都让我这个小叔子忍不住偶然神游物外。

  当然,做为男人对成熟的女人想归想,可是我还是有理智的,她可是我的嫂子啊,在心里偷偷的YY一下可以,可是自已的心态一定要好好控制,否则真的会被人骂成禽兽的,虽然这个社会够开放,虽然我们受到的教育够前卫。

  可是必竟现实和理想有时候真的让人不敢去实现虽然对狼友们来说是好事的事,所以我和大哥大嫂一直就这么亲近的来往着,哪怕有千般思绪我也要埋在心里,深深的埋下,绝不能表露出来。

   相对于自已的需求来说亲情更值得我们去珍惜。就在和哥哥嫂子充满亲情的来往中,我也有了自已的女朋友,真的是第一个女朋友。

  她人很好,和我哥哥嫂子也和得来。她是经我们局里某位领导给我介绍的,漂亮漫柔思想也前卫,我们相处的很好,我也是在她的教导下失去了我的第一次。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女朋友,她让我懂了好多,让我懂了什么是GC,什么是性感。当然了,我这个对感情很重视的人最后也和我的女朋友结了婚,现在她是我的妻子。

  我们在一起很性福,很快乐,特别有是慢慢的接触了网络之后,我又学会了好多新的名词(比如3P、交换),好多新的玩法,我们也在不断的尝试各种新潮的东西。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真的在妻子的纵容之下发生了和大哥大嫂之间的故事,所以在我的故事没讲完之前我先得感谢我的妻子以及我的大哥大嫂。爱,真的可以很伟大,真的可以很无私。

  我说的好象是有点多了,我也知道朋友想看的是什么,不过,在说我的故事之前我不得不把故事的背景以及相关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物先交代一下,因为他(她)们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是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一生一世都要在心里珍存的人。

  结婚后,有一阶段和哥哥嫂子的来往少了,主要是因为工作也走上正轨并且越来越忙,每天各种报表,接迎各种检查以及去各地检查,总之是忙的我不亦乐呼。在这里我真的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如果没有她的存在,我和我的家人可能会慢慢变的疏远起来。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再近的亲人如果走动的少了是生疏必然的。这无可厚非。

  有一次我出差,晚上闲及无聊的时候和妻子煲电话粥,在电话里亲热了一会儿后,突然妻子说:“你知道么,大嫂喜欢你?”

  我楞了有十秒钟吧,主要是不知如何回答妻子的话了,也许她是开玩笑的我想。因为我和妻子平时爱爱的时候经常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就是角色扮演,把对方喜欢或者在心里意仁很久的人叫出来,互相在胡思乱想中往往能得到非常大的满足,这是我们在床上的习惯,不过我不敢肯定妻子在电话里说出来是什么意思,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怎么了?是高兴的没话说了还是吓着了啊?”妻子看我不说话了就问道。“宝贝,你不是发浪了啊,在电话里说这个”我只能这么说。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我去大嫂家了,我在她家电脑里偷看到她写的日记了。哈哈”妻子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的宝贝老婆就是总这么精灵古怪的。此事真假暂且不论,不过老婆平时给我的惊喜和刺激我是深有体会的,我的傻瓜老婆有时候会凭空想出一些事来触动我男人之风雄起。也许这次这是在有意刺激我吧,不过,傻老婆,我身在外地,身边没有女人,你刺激我就不怕我出轨么?

  “好了宝贝,别瞎说了。别让老公受不了再去找女人,你就亏大了”我不得不威胁她。“你去找好了,最好你去找嫂子,她的日记真的是那么写的,说很久就喜欢你了,还说你大哥也知道她的想法,只是你这个傻瓜不知道。

  ”哈。你就惹我吧。你再这么说我真就去找嫂子了,把她扑倒就干。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我吓唬她道。”老公,我没骗你。以前咱们说这些是在床上,是为了刺激,可是我今天和你说的是真事啊。你别嘻嘻哈哈的,认真点行不?“老婆好象急了,说话的声音也明显大了。

  ”真的?“我有些信了。”不过,老婆,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真去想的,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也不得不假惺惺的说,虽然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但是我不敢说出真心话啊。

  老公,你真傻还是装傻啊。我又没说不让你去做,反正是自已家人,你们又不会私奔。再说,我看她日记里好象你大哥也挺同意的,她们在床上好象和咱们差不多,也玩幻想呢。

   嫂子平时只幻想是你,没幻想过别人,你大哥还挺支持你嫂子的意思。好象是说如果你们和你嫂子发生什么他能接受,要是和别人他接受不了之类的“老婆说话有点严肃起来。天啊,如果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办,装做不知道么,可是我知道我做不到。

  ”老公,你在想什么?“老婆听我半天没说话,忍不住问道。”可是我是爱老婆的,如果那样你不会怪我么?“我试探着问,真希望她的回答是不会怪我。

  ”老公,我不会怪你。相信我。“她的回答如我所愿,我心里也如释重负一般。”不过,你也别太臭美了,那只是日记,我也是猜着说的,你别太得意就行。哈哈“老婆这句话真的让我羞愧难当,今天算是让她给摆了一道。不过,我心里隐隐有一种冲动,我要找机会一探究竟。

  ”老公,别生气啊。我逗你玩的。对了,我还看到她家的电脑里有好些的那种小说呢,就是咱们平时看的那种,不过,3P的最多了,好象有选择性的近亲3P的占一多半。我就看看了标题内容没敢看,怕嫂子发现了。哈哈……“老婆在电话那头兴奋的说着,我在电话这头偷偷的预谋。

  唉……还一周就能回去了,回去再说吧。也许小说里发生的事真的能在我身上发生呢,有种期待,还有种恐惧,在胡思乱想和心猿意马中我展转反侧蒙然入睡。未知的将来,一切的幻想亦或是真相都需要我去探究啊,唉,做人难,做个男人更难,尤其是做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难上再难啊……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我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中。妻不在,我打电话给她她说在嫂子家,还说一会儿回来要给我一个惊喜。唉,这个老婆啊,不知道又在搞什么恶作剧。因为旅途的劳累,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耳朵让人难忍的发痒,睁眼一看是我的爱妻正在坏笑着用她的发丝在逗弄我的耳朵。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孔就在我面前,我忍不住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上下其手间摸的老婆娇喘吁吁。

  突然老婆趴在我怀里用嘴对着我的耳朵说了一句:色鬼,你不要惊喜了么?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她推开了我嘿嘿笑着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个U盘。

  看着我还在发愣,她白了我一眼:”傻子,还愣着干嘛,开电脑,看看就知道了。“我还能作什么,只能无言的遵夫人之命爬了起来,唉,苦命啊,本来打算好好和老婆亲热一下呢,这一周多在外面憋死我了。

  没办法,她非要搞这么神秘的事,也把我的好奇心引了出来。看看就看看,大不了是什么色情小说或小电影呗。于是我忍着裆部的胀痛爬下了床把电脑打开。

  老公,你好好看噢。看完了我再喂你。别用那么色的眼光看我行不,看完了你就更想了,到时候别忘了感谢我就好“妻子推着我让我坐在电脑前。

  没办法,看吧。被老婆押上电脑,我也没有反抗的权力啊。可是,当我打开U盘里存的内容时,我却不得不说我真的被吸引住了。

  原来老婆去嫂子家把人家存在电脑里的日记给偷偷的装了回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微笑着的老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在这种时候我也没有能力去分析事情的原委了,只能目不转睛的把视线完全投入到嫂子日记中,那里面可是记录着另一个女人的心底的秘密,或者说是另一对夫妻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虽然那是我的亲哥哥亲嫂子,可是做为一个懂女人之妙处的男人来说当一切赤裸裸的表现出来的时候,我除了人类最原始的想法和冲动外真的没有什么东西能左右我的思想了。

  嫂子的日记写的很直白。内容也不是太多,有十几份日记这样子。其间无非就是写了一些他们夫妻间在床第之间的事,可是让我最受不了的是,他们在床第间最多的是关于我的内容。

  原来,他们早在三年前就开始这个游戏了,也就是夫妻之间为了增加情欲而玩的幻想游戏。而嫂子从最开始完就把我内定为了她的性幻想对象。

  就象她在日记中所说的一样,开始的时候是不好意思幻想别人,而大哥却一再的诱使着大嫂去幻想,大嫂从开始的不好意思被逼而为之到最后变成了无法自拔,每每在幻想和我的爱爱中得到最大的满足。在日记中能看得出来,大嫂很期盼这幻想能变成现实,而大哥也好象在鼓历大嫂这么做。

  也看得出来,大嫂的犹豫、向往却又徘徊不定的那种心情。有这么一句可以代表她的心情了吧,她在日记中写道:”真不敢想象,如果所幻想的一切变成现实会是什么样子,让人好期待也让人望而却步。

  在爱爱的时候真的好想趴在我身上的就是弟弟啊!可是,如果真那样了,老公会真的愿意么?虽然他平时总鼓历我去和弟弟做,但是我真的不敢去实现啊。弟弟会怎么看我?如果他看不起我,我们以后如何相处啊?弟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认为我是不道德的女人。

  “看到嫂子这么写了,我真的也明白了她的心意了,再回头看看坏笑着的我的老婆,我禁不住面红耳赤。我刚想张嘴和妻子解释一下,想说我不知道,想说不是我的错,可是我的嘴刚张开妻子却心快的吻了上来,一边吻着我一边哼哼的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什么都不要说,我想要你。快,我好想。就把我当成咱嫂子吧。

  用最大的力量最疯狂的方式进入我吧。嫂子好想让你真正干。快“妻子一边说着动情的话,一边不停的撕扯着我们俩人的衣物。当我们赤裸相见的时候,我也知道说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都需要对方。至少在肉体上来说,我们需要对方。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