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风骚少妇陷入激情换妻性爱游戏

  1999年,她结了婚,丈夫是男模特程诚。程诚是一家健美中心的教练,将门之后。这一对璧人喜结连理,羡煞了所有熟悉他们的朋友。朱琳娜的婉约,程诚的伟岸,他们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今年30岁的朱琳娜是江苏扬州人,扬州不仅出才子,也出美女。朱琳娜出落得娇俏精致,活脱一个古代的仕女。她从某所着名的美院毕业后,留下任教。

  所有的激情都有归为平淡的时候,他们的婚姻也不例外。夫妻俩都是有情趣的人,都非常注重生活质量,每天下班回到他们的浪漫小巢,他们总要把手机关掉,避免外界的一切干扰,尽情地享受着温馨的二人世界。

  而现在他们经常是相对无言,从无话不谈已经到了无话可讲,饭桌上,他们每个人都试图找出共同的话题,可总是开了头就无法继续,然后两个人各自默默地做自己的事,一个去书房玩电脑游戏,一个去画室作画,就如同互不相干的两位异性合租者。

  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那些恋爱中的好日子,那些曾经像人迹罕至的深潭一样美丽的好日子。可是回忆也不能拯救他们的婚姻。

  身体健壮的程诚,在夫妻生活方面也有着过人的精力,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和妻子缠绵。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朱琳娜发现丈夫的性要求少了。她从一本生活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上面说,如果夫妻双方中的一方性要求突然减少,很有可能预示着他(她)有了外遇……

  朱琳娜联想到最近丈夫很少再“纠缠”她,有时一两个星期才有一次。于是,她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了外遇。

  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查暗访”,终于有一天,在他们的新居里,朱琳娜把程诚和他的一名女学员堵在了床上。

  当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眼帘时,朱琳娜没有哭,也没有闹,她甚至像局外人一样轻轻地为他们带上了房门。

  朱琳娜的这一举动吓坏了程诚,因为娇柔的朱琳娜经常会因为很不值得的小事而梨花带雨,程诚总是像父亲一样百般哄劝才会让她破涕而笑。

  程诚不顾一切地追上她,把她带回家,极尽温存。他坦白说他的性伴侣其实不只这一个,他和她们之间只有性,没有爱。他最爱的人是他的妻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朱琳娜声音低弱,流在心里的血终于化作了眼里的泪。

  “如果一件衣服穿了7年,你觉得还有新意吗?而你不是经常轻巧地搭配一件饰物就能穿出风情百种吗?

  如果你天天吃同一道菜,即使是鱼翅燕窝也会反胃吧?可是我们为什么可以把白米饭吃一辈子呢?因为有不同的菜搭配。婚姻嘛,也是同样的道理。”

  程诚的流氓逻辑气得朱琳娜说不出话来,但她又不得不承认他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他们的爱情已经疲倦了,疲倦的爱情就像水里缺氧的鱼。

  自从偷情的事情被朱琳娜撞破后,程诚收敛了很多,和朱琳娜亲热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可是,朱琳娜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敷衍。

  2006年的情人节,程诚和朱琳娜去了桂林阳朔。朱琳娜希望在风情万种的西街找回他们丢失的浪漫。

  在西街,朱琳娜竟然意外地邂逅了大学同学袁方。袁方夫妻正在和导游砍价准备去漓江边的“帐篷营”过夜,袁方夫妻的这一计划,让朱琳娜有说不出的惊喜。于是,他们两对夫妻结伴前往。

  他们在梦幻般的漓江边一边烧烤,一边聊着扯不断的话题。

  袁方毕业后去了深圳,她的丈夫司马是个成功的商人,风趣而幽默,不停地讲着半荤半素的段子,袁方总是被他逗得笑翻在他的怀里,他便好脾气地拍拍她的头,他们亲热的样子让朱琳娜的心里很不平衡。

  夜深了,初春的漓江有点凉,朱琳娜和袁方各自回帐篷休息了,他们两位男士还在喝着啤酒聊天。

  朱琳娜醒来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因为俯在她身上的竟然是袁方的丈夫司马,她大叫一声,腾地坐了起来。“别动,”司马伸手把她按倒,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要叫了,他在我的帐篷里,和袁方在一起呢。”

  朱琳娜全身发抖,大脑里一片空白,司马的温柔爱抚让朱琳娜放松下来,慢慢地进入了状态,接着她就真切地感觉到了体内异样的撞击。朱琳娜愣了一下,定睛看了身上的男人一眼,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公。

  程诚呢?朱琳娜仿佛睡梦中才醒来一样懵懂,左右看了看,程诚呢?他在哪?他在做什么?清醒过来的朱琳娜马上想到,程诚这时候正像身上这男人一样,在他的老婆身上疯狂着。

  突然的委屈和烦躁压抑在心头,这压抑让她要窒息,朱琳娜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声,猛地把司马从身上推了下去,把被子裹在身上,嘤嘤地抽泣。

  她不知道司马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袁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袁方轻轻拥住她,她告诉朱琳娜,她和丈夫相处时间太久了,彼此都有些厌倦对方的身体。

  丈夫是个“空中飞人”,经常在全国各地跑,也就处处留情,甚至还在外地包了个二奶,后来她听从朋友的建议,参加了换妻游戏,丈夫从此也就回心转意了。

  她还告诉朱琳娜,她参加过很多次换妻游戏,每一次的体验都非常美妙,对方夫妻都是高学历人士,既有情趣,又不会产生麻烦。

  袁方的话让朱琳娜安静了下来,但是她还是没办法让自己接受。从那以后,只要程诚一触摸到她,朱琳娜的身体就开始硬邦邦地发紧,以前丈夫每次的拥抱都会让她全身酥麻,她会立刻热烈地响应。

  可现在,朱琳娜感觉那么别扭,身子有点发冷,下意识地向外挣了一下。程诚感觉到了朱琳娜的不自在,于是一用力,把她抱得更紧,他一边和她温存,一边露骨地描述那天换妻的体验,并一再追问她和别的男人做爱时是什么感觉,朱琳娜只觉得一阵恶心,她拼命地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

  过了没多久,程诚在网上又联系上同城换妻俱乐部。但这次朱琳娜坚决反对。她认为自己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

  程诚对妻子的不合作态度非常恼火,可是,换妻心切的程诚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停地做她的思想工作。第二天早晨,她几乎是被程诚强行拽上了轿车。

  他们聚会的地点安排在了远郊的一处田园宾馆,一共有5对夫妻。陌生的他们在网上联系好,互相传送照片、简历,感觉还比较满意,便共同商量约会地点,互相交换伴侣,费用AA制。

  4月的山野到处充满了生机,白天他们上山踏青,晚上举办热闹的篝火晚会,一天的活动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晚会结束后,让女人们先回自己预先定好的房间,男人们把自己的房卡统统放在一个空箱子里,然后轮流抽取,抽到自己房卡的放回去再重新抽。

  抽到朱琳娜的是一名医生,他那儒雅的气质,幽默洒脱的性格,很让她欣赏,说实话这个男人真的挺有魅力的,如果不是这么个尴尬的环境下,朱琳娜想自己还真有可能对他产生好感。

  可是,这个表面看来很斯文的医生,却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也许知道妻子在别人身下的男人都会有一种变态的报复反应吧,他狼一样撕扯着朱琳娜,把娇小的朱琳娜当成了性奴,疯狂的蹂躏让朱琳娜不寒而栗。

  朱琳娜死死地咬着嘴唇,一丝丝咸腥的东西不停地流进喉咙。她一边热切地回应着,一边泪流满面,想着正在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的程诚,她的心里充满了以牙还牙的快感。

  2006年4月底,尝到甜头的程诚又联系上了他的同事。当他们约定好时间、地点后,朱琳娜却死活不愿意合作了。

  眼看计划就要落空,程诚恼羞成怒,他用恶毒的语言讥讽朱琳娜:“又不是没让别的男人上过,一个和一百个有不同吗?装什么清纯!”

  朱琳娜大骂他是畜生,程诚却鄙夷道:“你有资格骂我吗?你没做过畜生吗?”朱琳娜被丈夫羞辱得恨不得想杀死自己,她揪住程诚,怒目而视,气得说不出话来。程诚不屑地甩开她,扔下一句“大不了找个女人代替你”,然后夺门而去。

  朱琳娜心如死灰。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本来还心存侥幸地以为这荒唐的游戏也许能够唤回丈夫不安分的心,拯救他们开始倾斜的婚姻大厦,但她发现自己留住的不过是丈夫形式上的躯壳。

  他的激情和浪漫以一种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全都挥洒在别的女人身上,而她的身心上不仅在一次次迷失中刻下了耻辱的烙印,还成了丈夫继续放纵情欲的口实,固守这样的婚姻已经毫无意义。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亲人,荒唐的游戏让她觉得活着已经是奇耻大辱。

  朱琳娜沐浴更衣,仔细地为自己化妆。好久没这么精神过了,朱琳娜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她找出了家里所有的安眠药,这是她为这段时间经常失眠而准备的,她把所有的药片都集中起来,已经有一小把了,她满满地塞进嘴里。然后,她用水果刀狠狠地朝着自己的手腕切了下去。

  “一切都过去了。”朱琳娜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程诚回到家时,朱琳娜已经奄奄一息,程诚一下子瘫软在地。

  他本来气哼哼地回家是要向朱琳娜发泄的,因为他带过去的情人去寻欢时被人识破了。换妻俱乐部有个规矩,那就是必须是真正的夫妻,因为这荒唐的游戏要的就是变态的刺激。

  程诚怎么也没想到朱琳娜的反应会是这么强烈,他哭着抱起鲜血淋漓的妻子飞奔下楼,乱了分寸的他竟然想不起打急救电话,路上有热心的司机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朱琳娜恢复意识后,看到了跪在床边的程诚,一下子歇斯底里起来,医生不得不请他出去。

  程诚为了稳定朱琳娜情绪,遵从了医生的建议,尽量少和妻子接触,但他每天为妻子买花、做饭,托护士送进去,他默默地在门外守着,等着朱琳娜身体复原后安静下来。

  这一天他倒是真的等到了,同时也等来了朱琳娜的离婚协议书。朱琳娜说他的荒唐带给她的是永久的伤痛,她一生都不会原谅他。

  程诚怎么也不明白,换妻游戏是交换伴侣,是平等的,怎么就伤害了她呢?

  是什么,让这对神仙眷侣的婚姻堡垒最终分崩离析?是对激情的渴望,还是生命本身的律动?

  作为自然人,我们可以尊重生命的本能;然而,作为社会属性的人,有一种秩序,却必须遵守:要么负起责任;要么付出代价。

  我与老公结婚住在小房子里,与公婆还有小叔住在一起,我的内心却常常感到很压抑,特别是夜里。在这连隔壁小房间里一声轻轻的咳嗽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老式住房里,我们每次行事时只能小心翼翼。

   更可恨的是那张花了上千元买来的木床竟一点也不争气,一旦我们稍用一点力它就吱吱响个不停,吓得我们赶快刹车。

  就这样,结婚好长时间了我还体会不到性爱的乐趣,更别说性高潮了。大约是婚后一年吧,当我又一次和丈夫融为一体时,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快感,我禁不住发出了欢快的呻吟声,并咬着丈夫的耳朵呢喃道:“快点,别停下来。”丈夫加大了力气。

  这时,那张讨厌的床又响了起来,紧接着隔壁传来了婆婆的咳嗽声,我们谁也不敢再动了。我体内的快感也在这咳嗽声中消失了,直到丈夫完事时,我仍毫无感觉。我气得流下了泪水。丈夫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把一只手臂伸过来说:“要不,你咬我几口吧,把气咬出来就会好受一些。”

  听他这么一说我真的在他的手臂上咬了起来。咬过后,我心里好像好受了许多。早上醒来看到丈夫手臂上紫红色的牙印我心疼不已,说以后再也不咬了。丈夫却拍着他结实的胸脯说:“没事,一点也不疼。只要你觉得心里好受就咬吧。”此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咬一次丈夫来释放我体内压抑的性欲。

  开始时丈夫还很高兴,可随着次数的增多以及后来我咬人的力度的增大,丈夫感到不适应了。女儿闭着双眼吃奶,丈夫用手指轻抚着女儿的脸,抚着抚着他的手不动了。

  我看到丈夫正盯着我敞开的胸部,眼中充满熟悉而热烈的渴望。想起平时丈夫的体贴,我不禁伸出一只手爱怜地抚摸他的脸,丈夫趁机抓住我的手吻起来。

  在丈夫的亲吻下我也兴奋起来。亲吻了一会的丈夫竟用力咬了我一下,一阵刺痛伴着一阵强烈的快感猛然穿过我身体,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也许是我的呻吟声给了丈夫一种鼓励,他紧接着又咬了一口。丈夫一次次有力的咬使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性高潮。

  为了不惊动小叔子和公公婆婆,我不让自己出声,整个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丈夫也很激动,但他不敢深入,怕我的身体承受不了。

  后来的一个月里,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做爱,代价是我再也不敢在除了丈夫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面前给女儿喂奶,我害怕别人看到我乳房上那一个个或紫或青的“爱”印。

  女儿满三个月后我的身体终于完全能够接纳丈夫了。那晚,丈夫没有咬我,只是温柔地吻遍我的每一寸肌肤,然后深深地进入我体内,可我却一点快感也没有。

  丈夫也发觉了,问我是不是身体没恢复好,我说可能是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丈夫便安慰我说过一些日子会好起来的。转眼女儿会爬了,我却仍然对丈夫的爱没什么快感,甚至连以前那种去咬丈夫的冲动也少了,偶尔咬一次也好像解决不了什么,但是我常会怀念丈夫咬我时的那种痛并快乐着的美妙感觉。

  我很想让丈夫再像以前那样咬我,可那是非常时期没有办法的办法,丈夫好像也不再热衷那样去做。直到有一晚我难得有一点快感却又担心床响时,终于忍不住对丈夫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因为这样不必担心会弄响床。这次,在丈夫的口中我又体会到了那种久违的满足感。

  丈夫认为这是因为没有房子造成的,觉得有愧于我。尽管他不喜欢那样,但还是一味地迁就我。在女儿两岁那年,我们终于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付完房款后我们的积蓄已所剩无几,但丈夫还是借钱把卧室装修得温馨浪漫。

   特别是那张床,就算两个人在上面跳舞也不会发出一点声响了。住进新房那一夜我们是那么激动,那是我们结婚以来最疯狂的一个夜晚。

  可我除了开始时出现了一点快感后竟再也没什么感觉。为了不让丈夫扫兴,我便一直装作很兴奋的样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完全独立的空间使丈夫的“性”趣有增无减,我也常常在丈夫的爱抚下不能自制,可当他真正进入后我又没了感觉。

  我没法再装了,又要丈夫咬我,除了咬还要拧,甚至我还一次次幻想着丈夫用皮带之类的东西打在我身上的感觉,只不过我不敢对他说。

  我曾在书中看到过一些关于虐待狂与被虐待狂的说法,我猜想自己一定是属于那种“被虐待狂”,心里害怕极了。

  但我又清楚地知道,我渴望的完美性爱不是这种总伴着皮肉之痛的性爱,虽然这种性爱也有快乐和满足,但事后痛总多于快乐,并且不仅仅是皮肉上的痛,还有心中的痛。再说,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连自己都不想看。由于脖子上也有斑块,大热天里我不得不穿高领衫,周围的人笑说我赶时髦,他们哪知道我的真实用意啊。

  我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丈夫,他听后安慰我说没事的,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很感谢丈夫,不管发生什么事,他总会安慰我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却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也就从这时起,丈夫开始帮助我摆脱这种性爱方式。我们想得到专家的帮助,可又不敢上医院,去了很多书店也找不到具体介绍这方面的书籍,于是我们只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首先,丈夫买回了性感名模的碟片和我一起看。看着她们那洁白得完美无瑕的美丽身体,我觉得自己布满青紫斑块的身体真是丑极了。我甚至还担心丈夫看完那些碟片后会不再喜欢我的身体。

  丈夫拥着我说:“傻瓜,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用过多久你的身体也会像她们那样洁白。”希望拥有一个洁白美丽的身体使我下意识地有了抗拒要丈夫咬、拧自己的想法。

  丈夫也在性生活中逐渐减轻对我咬、拧的力度,而用别的方法来转移我的注意力。比如说一些带点荤的情话、笑话,或者拉我到浴室里来个鸳鸯戏水,或是用各种方式给我挠痒痒把我笑个半死等等。虽然我还是很想要以前那种伴着痛的快感,但为了让自己有洁白美丽的身体,我总是尽力控制着自己。

  就这样,在丈夫的帮助下,我一点点地喜欢上了夫妻间没有肌肤之痛的激情交融。有一天晚上,当我在浴室里那块大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已没有一点斑印时我高兴极了。打开沐浴喷头,整个卫生间顿时变成了朦胧的水云涧。再看镜中,沐浴在温热水雾中的自己是如此性感而美丽,一股冲动涌向我全身。

  丈夫高兴地回应着我,仅仅几分钟我就达到了高潮。想想这样一次不受皮肉之痛而达到的性高潮竟然是在我结婚六年多之后才到来,也许太迟了,但能得到它我就觉得很幸福。我只想再一次对丈夫说一声:“我爱你!”

  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忽然女保姆示意要去厕所,不一会儿,只听见厕所里传来女保姆阵阵的呕吐声音。我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却见我老公立刻飞奔过去,我则是呆在饭桌前,一脸的疑惑,这是咋了!老公怎么这么着急呢?不太对劲啊!

  过了几分钟,女保姆从厕所里出来了,看着她的脸色,却是不太对劲,脸色苍白,似乎很难受的表情。我问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她回答说没事,然后我们就继续吃饭了。我当时特意注意了一下我老公的神情,令我奇怪的是,老公的额头上居然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密密麻麻的,老公也不舒服吗?

  我喊了出来,老公则一反常态地说,他没事。昨天晚上,真是怪怪的,女保姆呕吐不止,还伴有恶心;老公备显紧张和焦急;而我那17岁的儿子,则是很得意地在那里唱起歌来,而我的心里则是紧张和困惑。不正常啊!

  我曾问女保姆,最近来“老朋友”了吗?她就开始陷入沉默,不回答我,还说让我别问了。她是个女孩子,我是女人,还是过来人,凭借着女人的直觉,我感觉女保姆应该是怀孕了,但是还不确定。我强带着女保姆去了医院做检查,令我吃惊的是,女保姆果真是怀孕了,而且已经都三个月了。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女保姆一句话也不说,任凭我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就是不开口说话,最后被我问得差点哭了。看情况,从女保姆的嘴里得到点信息,那真是难于上青天啊!

  我只好旁敲侧击地问她其它问题,虽然没有什么大收获,但是我知道了,最起码她至今还没有男朋友。如果这样的话,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呢?

  回到家之后,我先去问了老公,老公先是装作听不见,还说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我就去问儿子,儿子则是一脸的无奈,还说女保姆怀孕跟他毫无关系。我都没说女保姆怀孕的事,他一个孩子怎么知道的呢。奇怪呢!我逼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儿子就是沉默了,也学会了不说了,不吱声了。

  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撬开女保姆的嘴了。在我的逼迫下,她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说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我听到这话,一头雾水。她说,在我不在的时候,我17岁的儿子趁机霸占了她,后来不久,我老公又玷污了她,所以她不知道孩子到底是属于谁的!

  后来我通过医学鉴定,确定了女保姆肚子里孩子父亲,居然是我那个年仅17岁的儿子。看到这样的医学鉴定结果,我顿时明白了,当初儿子悠然自得满不在乎的样子了。

  老公以为这是他的孩子,所以那时候才赶紧去查看,被吓坏了似的。女保姆是受害者,作为家庭的一份子,我也是一名受害者,被我的儿子和老公欺骗了。

  我曾认识一个女人,还跟她发生过一段激情,但这些并不特别,这段经历的难忘之处是我在她家偷欢的时候,也一起与她家里的保姆翻云覆雨了。

  可能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但如今什么样的事情都有,这样的性经历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她是个离异的女人,自己经营着一家服装店,经济能力还算不错。

  33岁的女人保养得像25岁的女人似的,在网上认识的,那时我只是想找个聊天的异性,并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幻想。虽然一直听说那上面是激情的高发地,但我总觉得那种好事是需要运气的。

  不过只能说那上面的女人都很寂寞吧,33岁的她在网上表现得很主动,她会主动找我聊天,还会约我见面喝酒吃饭什么的,刚开始,对于她的热情我还不习惯,也有些防备,毕竟网上鱼龙混杂的,不过接触多了,对她了解了,就明白她只是太寂寞了,太渴望有男人陪伴了。

  而见得多了,我也相信确实有很多空虚的女人会上那个网站去寻找一份慰藉。就像前面我说的,认识异性只是为了找个聊天的伴,但这并不代表我对线下暧昧没有幻想与期待。

  跟她聊了一段时间,感觉挺聊得来的,她经历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想法、谈吐都很成熟,跟她聊天不仅不会感觉乏味,反而觉得舒服,感觉她很懂我,能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每次我们聊天都会聊很久,常常聊到半夜都还依依不舍。后来她说只在网上聊没意思,我便提出了见面。

  第一次线下见面,我们都还有些拘谨,主要是彼此都是第一次见网友,不过大家聊了两句就聊开了,也就熟络了,只是可惜初次见面那晚我们没发生什么,虽然彼此感觉暧昧,但因为她店里临时有事,所以后来她就先离开了。

  那之后过了几天,她主动约我,想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说算是回报那天我请她喝酒。其实酒钱没多少,我也不是在乎那点钱的男人,不过我明白她那话其实是个借口,所以我很愉悦地就答应了,那晚去到她家,发现她家还有个娇媚的保姆。

  年纪不超过30,身材很好,乳房又大又挺,屁股也很翘,保姆的手艺不错,做了一桌好菜,不过她曼妙的身材还是吸引了我不少注意,而我的分神也让她吃醋了,桌子下她的脚还踹了我一下,害我有些不好意思。

  饭后,我们拿着两杯红酒去她房间里聊天,她问我是不是觉得保姆比她有魅力,女人就是在乎这些,所以我忙哄她,夸她气质好,看着也比保姆年轻漂亮什么的,说了一堆好话才让她开心起来,还撒娇打我说我油嘴滑舌什么的。

  那时的气氛很好,再加上我从一进她家门就想着那档子事,所以抓住机会我就猛地抱住她,接着就亲住了她的嘴,当时她只是愣了一下就投入地跟我接吻起来,最后被我压倒在床上,脚还主动分开环绕在我的腰上。

  我没想到她的滋味那么甜美,很快就忍不住膨胀坚硬的下体,飞快地脱下彼此的裤子与她融为一体,那里那么暖,那么滑,水多得让我运动起来又顺又爽。

  那初次性爱,我们玩得很嗨,很快没过几天她就又打电话给我,约我去她家。这一次,寻欢的不仅有她,还有她家的那个保姆。那是个意外之喜,我们在床上接吻的时候,她告诉我想让保姆也一起,我没这方面的经历。

  也没料到事情会突然这么劲爆发展,不过当保姆娇羞地进入房间,眼含春水地看着我,我全身的血液就不可控制地全涌到了下腹……

  那天自然又是激情万分的一夜,同时在两个女人身上耕耘,让我又累又痛快,她们都很开放,尤其是那个美艳保姆,床技好到不行,灵活的舌头给了我无尽的快感。

  而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跟那保姆的关系不一般,她离异后单身寂寞,而那个保姆也可怜,老公因为工伤而不能人道,两个女人平时在家,空虚时还会互相慰藉,这些都是真话,是她在高潮后主动说出的。她的语气很坦然,并不觉得有什么。

  不过也是,会上网的女人,哪个不是大胆豪放的呢?而她们也不过是追求快乐,没什么不对,再说了,我跟她也只是普通的相互排解空虚的关系,彼此的隐私生活,彼此都无权评论与干涉,只是那次特别的激情,总让我每每回想,都情不自禁地涌起冲动。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