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放松 胯下挺进美妇身体(最强小农民)

>

番外篇 11 旁观者的独白 我跟王源不小心看到了。
晚餐之后便独独不见千玺,我和王源四处找他。
想着他可能会去舞蹈教室练舞,于是走下阶梯来到2楼。
没想到尚未进入教室,隔着玻璃门我忽然发现他并非独自一人,于是拦住了王源的行动,一起悄悄地伸长了脖子。
千玺,好像不只一次跟展悦姊独处呢?我模糊地回想某些片段,有些出神。
忽然他拾起某些东西站起,像是正要离开。
没想到他竟然转身,惊天动地的牵起了展悦姊的手。
我和王源互看一眼,瞠大了眼睛。
虽然只是借手让她可以顺利地站起来,但是对千玺而言可不得了,他等于是主动接触了一个异性。
犹如共犯似地,以眼神互相交谈的我和王源,忽然发现千玺开始朝门口接近,连忙逃离了现场。
逃走前,我扎扎实实地闻到了一股凉苦的气味。
千玺肯定是抹了药膏,他的旧伤又复发了吗?
想到今天录节目时有个环节是跳舞,我和王源拱他上去,跳完之后他的表情好像揪了一下,似有不适,但是当下看来好像也没什么……
我一边飞快地推着王源上楼,一边深深自责不已。
明天录的节目,我要帮他挡一下,别再让他跳舞了。
飞快和王源钻进房间,关上门。
王源惊魂未定地看着我喘息,眼神似是不敢相信:『……千玺喜欢姊姊?』
……我没有回应。
实在是无法说出口。
其实喜欢展悦姊的,还有王逸凯……
**********************************
老实说,我好担心千玺。
我总是会不知不觉想着长久的以后。
我们三个会不会永远在一起?我会不会变成我喜欢的大人?
能不能考上好大学?还有……我要怎么谈恋爱?
千玺却飞快地越过我而去,像是没有思考,就直接陷进去了。
我忍无可忍地替他焦虑起来。
怎么办?我对他实在说不出「我们现在还不能谈恋爱吧」这种话。
因为这一定是千玺的初恋,那么珍贵,我实在无法残忍地告诉他这些事。
可是夏天结束之后怎么办?他们会依然在一起?还是分开?
不过,我还是决定,暂时静观其变。
如果千玺想跟我们说,那我们再替他共同分担,出谋划策。
眼下,还是跟王源默默守护他就好了。
**********************************
我跟王源在他房间聊天时,稍微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点点头,先开了口。
听到要帮展悦姊庆祝生日的提议,他的表情微微一动。
我和王源屏息着观察那隐藏着祕密的眼神,他没发现我们的意图,自顾自开始发呆,嘴唇微微掀动了一下。
最后拟定了计划,他的双眼又投向天花板,往床上一躺。
我和王源依然偷偷用眼角观察着他的神色。
只见他嘴角两边的梨涡跑了出来,已经开始对天花板傻笑。
我和王源对视,拚命忍住喷笑的冲动。
恋爱的傻子。
**********************************
--这就是地震吗?
我在天摇地动之中,听见了展悦姊的叫喊。
『大家!把门打开!』
听见这句话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我连滚带爬冲下了床,奋力爬向门口,握住门把用力转开。
门板立刻从门框中解放,我用身体压住,探出头看到了前面房间的王源和我一样惊慌失措的脸庞。
按照展悦姊的指示,我堵住了门板,维持出入口的畅通,然后立即跑去床和书桌中间,蜷缩成一团。
刚刚没看到千玺,还有王逸凯,该不会他们还在睡吧?
我立时不顾危险起身,想要去叫他们赶快避难。
没想到。
眼前的房门口,有个熟悉身影一闪而过。
我心中,几乎毫无悬念地浮现了那个身影的身分。
比我们仨的房间更接近走廊尽头的房间,和千玺的房间相邻。
那是王逸凯的房间。
他视摇晃于无物,连裤子都没穿就夺门而出。
那模样,倒不像是要逃命。
我脑海中浮现讨厌的预感,不禁猜测除了王逸凯,还会有谁也如此冒险移动?
想必是展悦姊吧。
刚才她的声音异常响亮清楚,一探头便看到她已经整个人在房间外面。
说不定,现在正在走廊上爬行。
肯定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危……
正当我混乱地思考时,灯光全灭。
昏暗覆盖了我的视觉。
「--!」
外面的远方,模糊传来像是有人跌倒的声响。
谁?该不会是王逸凯?我担心起来。
地震终于停了。
双眼逐渐适应黑暗后,我慢慢起身。
除了窗外隐约有不知名的微光洒进,宿舍笼罩在黑暗之中。
**********************************
王逸凯把展悦姊紧紧抱住,将自己的身体覆盖其上。
那动作显示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而那个用意所洩漏出的秘密,终于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我僵硬地看着那个和我相似的背影。
拚尽全力,用生命去保护心爱的人的背影。
那心情彷彿透过王逸凯平时的眼神和言语,不知不觉传了过来。
我的心点点落上感慨不已的情绪,初次认识了爱情的形式。
隐忍,凝视,悸动,抉择,表达,还有保持沉默的温柔。
有朝一(推荐资讯:英语励志文章,更多文章访问WwW.afbbb.Cc)日,我也会谈恋爱。
虽然我不知道会不会像王逸凯这样,如此疯狂,如此激烈。
--而前方,千玺的背影一动也不动,我只看到他握紧了拳头。
暗暗地仰起头,在心里叹出一口又深又长的气。
糟糕了啊。
**********************************
(待续)
*下回预告:
千玺番外篇来啰!

番外篇 12 小王子的烦恼(1) 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流着,她却用没有焦距的眼神看着面前墙壁的磁砖出神。
为了避免她继续想些有的没的,于是我伸手按下水龙头,夺走了她的注意力。
『妳在干嘛?碗都洗完了水还一直流。』
要是可以说些比较温柔的话就好了,可是每次到了嘴边仍然涌起莫名的尴尬和怪异,我果然不适合说出体贴的话啊。
我用行动代替言语,扯了一段纸巾递给了她,示意她擦乾双手。
她放下用过的纸巾,伸手随意将髮丝挂到耳后。
--霎时,一阵极淡却勾魂的香味隐约传来。
似曾相识却又陌生,像是多种无法分辨的水果般的气味,混着她的体温幽幽地包围了我的嗅觉。
我的鼻腔细细分辨这股气味,沉溺而感伤地瞇起眼睛。
她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动摇,自顾自对着墙壁傻笑,慢慢儿悠闲地转头看到我的表情,瞬间露出紧张而难为情的神色,眼珠不停转动。
被发现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瞬间感到羞耻无比,耳根热得像浸入沸水中,于是急忙逃离了现场。
「去哪?」(迷离)清透声音从身后传来,竟有点妖娆的感觉。
--像是有不同的人格进入她的身体,明明是她的声音,却意外的性感。
脸上的热尚未褪去,我不敢置信地转身。
只见她斜靠着料理台,对我挑起眉毛。
**********************************
我跳着舞,倏然转身,和她互相凝视。
她的眼神既哀伤,又专注。
像是静静看着遥远而不可得的事物,深深喜欢着,却不会想要拥有。
我对妳的心情,其实我也一直搞不懂。
有时候我会因为妳,瞬间勃然大怒;然后不知不觉间,关注着妳的一举一动。
我不知道要怎么对妳道歉,不知道为何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伤害了妳。
如果说是恋爱,实在是有点奇怪……
我本来以为喜欢上某个人,应该会很开心。
但是每次和妳在一起,或是看到妳跟别人在一起,我都只有突兀的烦躁和愤怒。
我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
但是我很在意,非常非常在意。
第一次和妳谈论《小王子》的时候,我终于模糊地感受到那种心情的存在。
小王子,还有他深爱的那朵玫瑰,那就是初恋,妳这样说。
妳拿过书本时轻轻触碰到我的手,赫然涌出惊慌和甜蜜的情绪,让我的背脊都痒了起来,瞬间还心慌意乱地回想起在宿舍第一晚时作的梦。
这些事,我一直没有对别人说……
当我张开嘴,想说些什么的瞬间。
腰部的异常让我失去了原本的灵活,痛到跪倒在地。
妳心急地朝我跑来,眼里充满焦急和担心。
我不要。
妳别这样看着我!
避开她的双手的瞬间,一定又伤害了她。
想哭的时候不能哭,想笑的时候不能笑。
我们的彆扭和倔强,是如此地相似又可悲。
看见她的衣服下襬全湿,我忽然意识到那就是她帮我擦汗造成的,瞬间脑中一片混乱。
急忙撇开脸,忽然又涌起想要坦率道谢的矛盾情绪。
说不出口。
于是我稍微弯腰,直接牵起了她的手。
她睁大眼睛,却确实回握了我的手。
那肌肤滑嫩细腻的小小手掌被我握在手里,胸腹尖刺般传来剧烈的痒意。
难以置信,这个宿舍里的大小琐事,都是这双孩童般的稚嫩小手打理的。
柔软得像煮得放进嘴里就会化开的鳕鱼一样,几乎要融化在我手心。
**********************************
「千玺啊,明天不是展悦姊的生日吗?」
「对啊~我们要不要送什么给她?」
小凯跟王源在我房间闲扯淡,忽然开启了这个话题,让我心跳漏了一拍。
明天的确是她的生日,身为恋爱新手的我,心急地烦恼起来。
小凯和王源都不知道我喜欢上她了。
最后我们讨论出,让她指定一首想听的歌,我们仨一起表演给她看。
虽然不知道她最喜欢的是哪一首歌,但我心里却浮现了那段轻快的旋律。
那是她在做菜时,曾经不慎让手机播放出的歌。
会不会,她喜欢的就是那一首呢?
我只想给妳给妳宠爱 这算不算不算爱
我还还还搞不明白
快乐的事想跟妳分享 难过想给妳肩膀
第一次为一个人紧张
我好想对妳对妳宠爱 才短短几个礼拜
心情坏因为妳不在
整晚,反覆播放的旋律透过耳机不断传来。
我闭上眼睛,用手背遮住双眼,心跳不已。
--然而,深夜的地震,打乱了一切。
鲜少遇过地震的我,无法抑制不断涌出的恐惧。
更担心,她的安危。
但是当我赶到她身边时,却被迫面对逃避已久的事实。
--王逸凯直接用身体把她压倒在地,紧紧地保护了那娇小的身体。
我的理智瞬间断线。
回到房间之后,我狠狠把耳机往床上砸去。
受到迁怒的耳机对床铺造成的冲击被棉被尽数吸收,落到地板发出细微的声音。
更无法忘记,王逸凯在走廊上将我拦下,深深看着我时说出的那句话。
他的眼神成熟而静谧,更让我无法止住汹涌的悔恨和怒气。
『抱歉,可是再犹豫下去要来不及了。』
**********************************
(待续)
*下回预告:
千玺,继续番外篇!
*小爽双的邪恶注解:
比起剧情的高潮迭起,我更喜欢我的文字充满官能性,接连刺激读者内在最敏感的神经。

特别篇-王俊凯,再遇见 重庆江北国际机场。
我压了压帽沿,遮挡围观粉丝的目光。
伸手拉了拉背包肩带,将自己藏到了小马哥的背后。
「啊啊啊啊啊!王源!」
「烊烊,看这边!」
来了。
一直低眉滑着手机的我终于抬起头,露出了笑容。
新一波尖叫和闪光灯的浪潮汹涌而至,分成两大暴风圈,而中心,分别正是风尘僕僕的王源和千玺。
隔着喧嚣,我们三人互相点头示意,在对方的神情中都捕获了车马劳顿的疲惫。
被保安和人群推挤着靠近,直到缩短至能够交头接耳的距离,都维持着美好的正三角形。
**********************************
公司里的晤谈室。
以黑白两色为主,搭配深咖啡色的沙发,充斥着令人放鬆的气氛。
「有部电视剧要在半年后开拍,主要角色的形象都非常适合你们,档期也刚好和你们的行程可以配合,所以我就先替你们暂且答应下来,你们可以先听听大纲,再决定要不要出演……这几位是製作人、监製,以及导演。」
很适合我们?该不会是校园故事?
听着Yuna姊的开场白,我心中瞬间闪过种种猜想,随着王源和千玺向剧组人员鞠躬致意,对方也笑着还礼。
「这是一部在网路上连载的小说,连载半年之后人气就突破500万,今年刚刚完结,点阅率接近1000万,我们就买下来当作剧本,还邀请作者本人来当我们这一部作品的编剧。」
戴着细圆框眼镜、蓄着小鬍子的製作人,已略微低沉又稳重的声音娓娓说着。
「故事是这样,一群高中生和高职生,因为各种原因而相遇,逐渐产生友情,决定一起合作开设公司,运用各自独有的专长,最后将公司推向成功的故事。」
是不是也很像我们?
少了一人,就不是TFBOYS。
再过三年,我们三人也许就会分道扬镳。
少了对方,我们虽然也能够继续发光发热,但是舞台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我不会告诉自己不要寂寞。
每次软弱时就尽情软弱,感伤时就尽情感伤。
结束悲情之后,我们就可以继续向命运还手。
为了下一次的相遇,让我们学会告诉自己只能勇敢再勇敢。
我心中闪过不着边际的喟叹,却也越听越觉得,製作人娓娓叙述的情节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转头,和千玺交换了一个眼神。
「请问……编剧,那个小说的作者……是哪位?」
王源微微将身子向前倾,率先丢出了我们的疑问。
製作人看向导演,我们也将目光投射过去。
导演是个神情稳重的女性,带有美丽光泽的滑顺长髮,面容清秀,眼角的细纹彷彿和年龄无关似的,反而让那副脸蛋更添迷人气息,我莫名确定她的实际年龄应该比外表看起来更大些。
「我是按照网路上的资讯联繫上,作者平常有其他工作,写作似乎只是副业,能够请她来担任这部作品的编剧,的确难得……」
她说着标準普通话的声音相当清澈,带着些许南方都会女性特有的精緻和干练,让我涌起了莫名的怀念。
某人的身影,悄悄在心里浮现。
千玺,你也一样吧?
你不就是为了那个人,才考上北大法学院的吗?
我偷偷瞥了身边的千玺一眼。
只见他的眼神闪烁着,想必也和我心中所想如出一辙吧。
「她是台湾人,目前住在高雄,靠邮件及视讯和剧组联络。」
千玺瞪大眼睛,我和王源同步将身体前倾。
导演对我们突如其来的反应有些吃惊,连连眨眼。
「请问!」我战慄地叫道,就要说出那个名字。
「那部小说的名字是?」
千玺俐落的声音透出前所未有的慎重和不易察觉的激动,原本礼貌交握放在腰前的双手有些用力。
王源也用双手紧紧扶着桌缘,屏息着导演。
被我们三人的气势压倒的她,眼中流露出些许疑惑和愕然,却很快恢复了温和的神色,微笑回答。
「<Teens Power 高校生集团>。」
「展悦姊!!!」「姊姊!!」
同一时间,我们失声大叫。
**********************************
(特别篇?完)


·姐夫我第一次好痛 你就轻(07-16)
·老衲还年轻 小姨子请乖乖(07-16)
·寝室干朋友女友 震动棒折(07-16)
·饥渴恶魔在身边 寂寞的女(07-16)
·老丈人干了我老婆 和哥们(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