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深情,不会走

  

 
  
  一片赤诚,终是流连往烁。
  
  等……
  
  唐小慈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突然大病的她,瘫在寝室里都没有去上课。几天后再同学们的催促下才去了医院。
  
  去的那天下着雨,风在树枝间漂沉,路上的行人少的连整条街道都显得幽静可怕。她默默的一个人,在雨中漫步,憔悴而坚强,又那么娇小,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娇小不安。
  
  刚想拿出手机要给他打电话,但始终来不了机。她心急如焚,有种想丢掉手机的冲动,许久手机隐隐约约的有了点光,好不容易。她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电话很熟悉。她不会忘,就算做梦也会背出来,她没有生气,她打了第二次……直到21次的时候,才通了,可是没有人接,他们之间不接电话,也是家常便饭了,再后来就关机了,‘
  
  唐小慈走着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医院。推开门,来接待她的人,并不是医生。只是一个打扫卫生的人而已。
  
  (她不该问,也不该阻止。只是紧紧抱住他)
  
  这个夏天有雨也有太阳☀
  
  几天后,他来了,带着一脸的矫情,装出可怜的样子,像受伤的小鹿,而他那种虚伪的伤害总是想脚踏两条船,他想她原谅他。当他脚步紧紧地逼近的时候,小慈先是忧心,但过后面对小微,小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又指着小慈说加油,那种真实的暗语总是那么微小,那么细致,不过始终还是不能满足。就拉开门出去了,她悄悄的躲在门后,偷偷的听,心中尽管激动,但口中又自言自语的骂着这个负心汉还有脸来找她,小微想着小慈打心眼里想揍他一顿,为了好朋友唐小慈出气,顿时怒发冲冠额头上显出很大部分的红色,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出来了,他看了小微一眼半晌才把嘴边的话憋进去,但还是说出来了,小微麻烦你替我好好照顾她,谢谢,小微,呵呵……苦笑,要你管,小微知道他并非真心只是为了自己失意的时候能有个寄托。其实小微知道他并不用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会失意,小微用近视超过250度的眼光斜眼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初见,你就迷失方向
  
  小微是小慈进去高中认识的,那时军训小微分外三连,小慈是五连的因为都是拖连队的后腿,每次都因为动作慢,让连队都要跟着遭殃,其实他们认为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认识的,他就是小慈喜欢的,当时他的文笔很好,军训几天后的开学典礼,他在上台阶的时候被摔了一跤,闹了一场很久都没有消散的危机,入学不久四楼的小慈每天都会看见他,他也总是站在走廊上,看着远方的山和森林发呆,正午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而看在心里的小慈也总是放下脚步轻轻的从他的身旁经过,她怕打扰认真的少年,他的眼睛很美。每一样不会让小慈知道,渐渐的,小慈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她躲开好朋友,悄悄地看她心中的少年,
  
  其实那个时候小慈就被八卦的同学们定为高一五班的班花,追求他的男生总是一波又一波的尽显自己的才能,比古时候的比武招亲还要壮观,但是,他们都被小慈一一拒绝了,小微自从来到学校后,每天都趴在桌子上,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小山小慈问她怎么了她也总是不告诉小慈,后来小慈干脆不问了,小慈在闺蜜和同学的支持下,壮着胆子把憋在心里的话,告诉了他,他先是吃惊,然后又保持沉默,后边一个人说臭不要脸的,你倒是说话呀,那段时间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开始了漫长而甜蜜的恋爱,牵手在海边,那么宁静和羡慕的眼光,小慈爱笑,笑的很甜,也爱哭,哭的浑天黑地,而他确不懂得这样去安慰她,每次看见小慈哭了,他感觉无动于衷,不知所错,小慈笑了,他也笑,
  
  有人说恋爱久了,也就失去了意义,失去了曾经的疯狂,失去了对他的叮咛,小慈终于在那种私熟下,成熟了很多,久而久之他们过了很久,很平凡又无聊,再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小慈以为是自己的不对,傻傻的对着他,他一面逃避着小慈一面悄悄的和别的女生一起,小慈对他痴心,为他疯狂,始终唯一。
  
  那年的春天来的很早,北风还在呼呼的咆哮着,小慈为着他的虚假的情话所迷惑不解,她自己逛商场,一个人过节日,就像童话故事里一样,
  
  你是月亮,我是星星。
  
  小慈说,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你不能走,你不能丢下我,没有你,我怎么办,他的计划终于成功了他为了一举两得很早就做好了精心的准备提前申请了@市的交换生,他如愿以偿的,坐着去往那个还不太了解的城市,小慈始终也不知道那个比自己高的女生,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那女生高傲的盯着小慈看了很久,用了闪电般的眼光抹杀了小慈,曾在电影里看到过,或许是带着去远方的思念。
  
  熙熙攘攘的车站里,集满了很多人,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小慈才离去消失在夜的灯光里,一切都像梦一样,
  
  连续几天夜里小慈都会梦见他,梦见他出车祸了,小慈被惊醒后,发现固然是梦,但还是会哭,去空间里留言,点赞,
  
  一年的交换生,如期而至,对于他,时间只是过得好快,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下车了,对于小慈来说,时间就是一场。无法安眠入睡的噩梦,不是被梦中的事惊醒,就是思念的无法睡眠。
  
  在得知道他回来的那天,她很早就来到车站,这一年是冬天,冷风吹打在小慈的脸上,,她抖动着身体,企图增加身上的温度,长发飘飘像在梦中一样,他的到来,都好假,
  
  那一刻,小慈不知道等了多少个晴天。雨天,列车在城市的边缘,慢慢逼近,
  
  


·有你(05-17)
·(05-17)
·人生(05-17)
·抹茶少年(05-17)
·孤如云海,伤如城崩(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