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又三年

一说到三年总是让我觉得似乎有什么结束了

可能是初中的三年让我有了这种奇怪的概念

比如说

三年前刚上初中

除了山炮似的小平头

大博文的破球鞋 清汤拉面似的大鼻涕

其他什么也没有

那时候似乎真的没有朋友 小对象

悲伤 孤独 迷茫和未来等等一系列的概念

说好听点是单纯 说简单点就是傻X

可是三年后

似乎知道了什么

所以当要照毕业照的时候

茄子之后还是一脸傻X的表情

那时候都写同学录 说的以后常联系

我想能常联系也没啥

心挺大的收拾了东西回家 出了校门的时候连头都没回

可是 所谓的常联系在那之后便停了机 断了线

一别之后就是各奔天涯

曾经似乎要好的哥们也没了音讯

曾经似乎喜欢的姑娘也没了背影

曾经似乎喜欢我的姑娘没有放弃治疗 应该变成了大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

而这一切 在茄子之后咔的一声 似乎 哦 不 已经成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又一个三年

那时我应该是顶着屎黄色鸟窝的鸡毛

穿着破旧的牛仔裤 看不出色可能还漏俩洞的T桖

坐在南方一个晚上看不着星星的破楼顶 叼着两块钱一盒刚点燃的所谓的寂寞

拿着声贼大的山寨手机对着夕阳 朗朗的跟着一个姑娘吹着牛逼 信誓旦旦

那时候有了哥们有事你吱声 保证妥妥的信念

有了姐们有事你说话 晚上送货上门不能差的执着

这一个三年我以为我什么都懂了

但是可能三年一个台阶 一个轮回

又是一个三年的现在

黑色短发摸着扎手 觉得挺舒服

衣服也简单 但是喜欢等一堆一起洗

看着阳光照在阳台上一排排的衣服 觉得挺暖和

手机换了抗造的 功能也多了 但是却很少响起了 (当然除了10086)

Q等级也高了 好看的头像 皮肤 分组也都往上招呼着

但是其实好友从头看一遍也用不上一分钟 看着分组后面的个位数想想其实还有挺多想不起来是谁

可能是曾经问我办不办信用卡的吧 或者让我进她空间 有我想要的一切

哈哈 谁知道呢

有时候 听到喜欢的音乐 看了搞笑的视频 却不知道要跟谁分享

看看那些灰色 或者忙碌 请勿打扰 或者晃眼的银色小手机

然后便默默的关了视频 切了下一首

有时候 突然怀疑自己语言功能退化没 翻翻了手机却终究不知道打给谁好

有时这种恐惧不太严重时便悄悄的按了电源键 黑了屏幕 省点电 为祖国繁荣 节约能源做做贡献

有时害怕退化的惶恐无法自制时 硬生生的打出一个电话接通后 听到那边 “喂” “你好”

便发觉好像真的退化了 “啊。嗯。没啥事 打个电话慰问下, 啊。啊。行。好 拜拜。”

之后这种恐惧陡然间加剧 便真的不想再说话

于此可能真的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只是偶尔想想曾经的朋友 只是不时怀念下曾经陪伴自己 为自己付出过哪怕一点点的女人

对于朋友和女人也都变成了一句话

有缘的就顺其自然 已经远在他方 没有了羁绊的便祝他们幸福

今天一个朋友问我

觉不觉得朋友越来越少了 真不知道等以后结婚的时候该告诉谁 我们算朋友么?

我想说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 每个人的定义不同 但是我知道你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朋友

贫嘴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礼貌 而礼貌之后什么都没有

只要你的心对我坦诚 我的心就会倾听你所有的烦恼 焦虑

我看不见你的心 我只能隔着门 用猫眼跟你唠两句 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搞推销的 来逗弄我两下转身就走

但是你不是卖保险的 不是卖大力丸的 只要你愿意 一瓶啤酒我都能陪你干劈情操劈一宿

算了

将心比心 顺其自然

再一个三年 可能我并不会在意谁在哪里 谁又在这里


·有你(05-17)
·(05-17)
·人生(05-17)
·抹茶少年(05-17)
·孤如云海,伤如城崩(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