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孤站,昏鸦独鸣

玻璃窗上定格了谁的印记,犹笑朦胧的双眸遮住了落寞的视线,斜视的双眼又能将谁看清?格式化的记忆渗透着黑色情调。潜逃在梦中,谁给了我欢笑,独自醒来,谁又替我抚慰现实划的伤口。

幻想的主人想卸下那一个肩膀扛不动的包袱,现实的奴隶想偷窃那期盼已久的自由,可还在徘徊,仍在犹豫。没人教他如何放弃,如何坚强,如何重拾回那逝去的一切,唯有眼泪劝他不要悲伤。

习惯了将心刻上深深的快乐寄到不知的未来,那种期盼早已注满深邃而模糊的双眼。路上四处张扬的冷空气不懂得停留守候那份温柔,早已忘了伴着笑容,却总紧携忧愁。四十五度仰望阴沉相依的天空,才明白忧郁也是一道独特而美丽的风景,只是路人太匆忙,忘了驻足享受。流浪的孩子只想寻回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不再去那陌生的街头乞讨那份冰冷的温暖。

再回眸,才知……枯枝黄叶带不走一丝阳光,却独留一世沧桑。

又见老树孤站,且听昏鸦独鸣。


·有你(05-17)
·(05-17)
·人生(05-17)
·抹茶少年(05-17)
·孤如云海,伤如城崩(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