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母亲
默然夕拾
略显瘦弱佝偻的身子
一脸岁月留下的沧桑
龟裂且有老茧的双手
一生操劳疲惫的神情
每次见到心里酸酸的
年轻时,母亲很漂亮
我常问小伙伴
“你怎么叫你妈也叫妈呢?”
他们追逐着要打我
母亲在孩子的心中
永远是高大美丽的
六岁那年家遭火灾
父亲一气去了江西
母亲带着我们兄妹
起早摸黑维持这个家
母亲抱着幼小的妹妹
常在半夜里
伤心欲绝的哭泣
哥哥拉住母亲
“妈 您别哭 将来
要饭我都侍候您”
边哭边劝到天明
那时候山头人三起宝
野菜当肚饱
乌糯当早稻
青枥柴株当绵袄
我家的日子
更是雪上加霜
母亲确实不易
对子女特别严厉
哥哥姐姐都很懂事
能帮她分担责任家务
记得哥哥十二三岁
跑去十五六里路
砍柴一天能赚二三毛
姐姐灶台够不着
站在椅子上做饭洗碗
唯我最调皮
常常惹母亲生气
九岁那年
母亲带着我去找爸爸
坐了汽车又坐火车
母亲根据通信地址
到了江西南方
不料父亲前两天走了
经过好心人四处联系
晌午见着了父亲
我却不认得了
围观的人好多
母亲指着对面的人说
“去,叫一声爸”
整整四个月
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经常走很多很多的路
又困又饿
父母总是连诱带哄
自己还都挑着行李
到一个地方时间不长
帮人家房子盖好
又得往别处去
记得回家的那个晚上
在南方车站等车
蚊子多得不得了
仅有的毛毯裏着我
让我安稳睡觉
爸妈就坐着到天亮
可怜天下父母心
望子爱怜心相印
待到自己意智醒
坟前豪恸悔恨深
这年的古历年底
爸终于回家来了
生活虽然很苦
一家人总还算温馨
2016.5.1


·有你(05-17)
·(05-17)
·人生(05-17)
·抹茶少年(05-17)
·孤如云海,伤如城崩(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