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学少年

  

  我望着西边,阵雨过后的山顶,指着那熊熊山火稍息之后残留的浓烟一般的云霞。我知道,当我再次回到这片土地上时,三年来我时常怀念的,至少还有这一刻是永恒的。
  
  “我喜欢这里。”
  
  不仅因为这里的山水在滋养着我常怀缅的那久已逝去的爱情和青春,还有或早在时光里分崩离析,或正在因历经磨难而金瓯永固的友情。
  
  没有人和我呼应。我回头看着他们,笑得可真好看,青春无畏,朝气昂扬。就在那时刻,六月的光阴一下子便炸成了一揪揪鲜花,随风飞向将军亭,随风飞向北江,飞向久远的大南山。
  
  不得不说,在他们实现自身价值的同时,也感谢他们在延续着我们的梦,延续着鹏、我和杰曾经走过的那段共同的岁月。我盼望着,后来能有更多更多甚至更多的人走进来,深筑我们和他们的梦,并如同我们三个人当初那样坚定着初衷,然后走完短暂的两多年。
  
  和他们开始合着影,从当初争取下来的墙报前,到行政楼。我不由想起毕业那年,噢,对,如今他们当中有人也将要停止这里脚步,走如今的我们当中来。好像时间是静止的,多希望时间是静止的,至少在一起是快乐的。
  
  我想起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些人仿佛天生就能让你感到愉悦和欢乐,尽管你们初次见面;而有些人始终只适合在你生命里细细流淌,或让你惋惜,或让你笑。
  
  夜晚的时分,夕阳变成别人的朝阳。我们在歌世界里,昔日的伙伴也在了,一起唱着歌,不谈工作,兴起就碰碰杯,相视一笑,好像就懂了各自;大袖往嘴边一挥,然后一擦,就擦走了经年累月。
  
  直至夜深风凉,我坚持要送他们上车。那夜里的月亮圆圆的,明明的照见我在车外招着手。而后我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回到宿舍记得给我们报个平安。在回到歌房的路上,我忽然懂了这夜色的脸庞。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