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晚年

  

  1.
  
  我父亲从校长的位置退休在家,离开了工作了一辈子的教育事业。在学校里也是呼风唤雨,重量级的人物。这突然间闲了下来总感觉有些不适应,在家里母亲是领导,给母亲当跟班的,母亲都不用,帮忙侍弄个菜园子母亲嫌他笨手笨脚的。父亲在家百无聊赖,愁苦满心。
  
  前几日,柳条村举行了全体村民会议,选出一位“村民代表”,投票选举,父亲以票数最多当选,村民选举的理由是:父亲是知识分子,有文化,有想法,观念新,思想积极,村里有个大事小情的能替村民说话。
  
  父亲春光满面,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大家相信我,我一定发挥我的余热,为老百姓干实事,干好事,带领全村人民发家致富。”
  
  “什么,你要当村民代表,那是吃力不讨好,得罪人的差事。”母亲极不情愿地数落着父亲。
  
  辛苦工作了一辈子,如今退休在家了,也过几天清闲的日子。没事就看看电视,看看书,悠闲自在有多好,还当什么“村民代表”。全村上下好几百口人,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众口难调”到头来落个一身不是。
  
  “燕儿,你抽空回家一趟,你爸非要当什么“村民代表””母亲见说不动父亲给我打来了电话。
  
  老爸是老共产党员,总想为村里做点事,“嘻嘻,老爸有点事做也好,也算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啊!”
  
  “还是闺女好,知道老爸的心思。”父亲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那架势是非要干出点名堂来不可。
  
  2.
  
  柳条村位于八虎山脚下,风景秀丽,民风淳朴。每当夏日来临时,漫山的野花姹紫嫣红,被绿树掩映的小村庄一片祥和与宁静。勤劳朴实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弯弯的小溪,浩瀚的蓝天,悠悠的白云,还有村口那座小桥构成了一幅诗意的画卷。每当春暖花开时,从半山腰一直蔓延到山脚下的果树园更是美不胜收,如诗如画。
  
  长满青草的田间小路上,劳动了一天的人们,叼着旱烟,提着镰刀,欢快地行走在归家的路上,身影被落日拖得好长,好长。夕阳穿透树林,整个山村笼罩在落日的余晖中,袅袅炊烟飘荡在黄昏村庄的上空。吃过晚饭的人们聚集在山脚下的广场上,唱歌,跳舞,玩玩扑克,唠唠家常,有说有笑,幸福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和谐而温馨。
  
  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全村人民聚集玩乐的广场惨遭破坏。广场周围的树木被砍断,东倒西歪倒在地面上,刚刚被砍断的树木,流淌出新鲜的乳汁,好像是对人们悲伤的哭泣。花草也被连根拔起,整个广场上满是残枝落叶,平时休息的长凳子也被车拉走了,满地一片狼藉。
  
  来娱乐休憩的人们愤怒了,是谁这么缺德,把好好的一个广场破坏成这样。虽然小山村里不缺绿树,但是全村人们休闲锻炼的广场是全村人们业余文化交流的平台,人们个个义愤填膺,议论纷纷。
  
  这时,承包果园的王阿强走了过来,拱着手,向村民解释:“实在对不住大家,广场被占用,村里已经卖给我了。”
  
  “凭什么,广场是村民共有的,怎么村部说卖就卖,争取村民意见了吗?”气愤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此时广场上,人声鼎沸,议论纷纷。
  
  王阿强趾高气扬,一阵坏笑,继续指挥着工人干活,眼看着一棵棵成年柳被砍倒,人们的心里疼啊!
  
  “都给我住手。”一声呐喊,我父亲站在广场中央,一把抢过工人手里的铁锹,威风凛凛的样子,顶天立地。
  
  “广场是全体村民的,谁敢动下试试。”
  
  王阿强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满是肥肉的脸上,似笑非笑:“村里已经答应卖给我了,你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施工。”
  
  “答应卖给你了,老百姓可没答应。”父亲义正严词地说道。
  
  王阿强气急败坏,鼠目怒睁,满脸涨的通红,指着我父亲说道:“好,好,算你狠,我们走着瞧。”拿起铁锹带着工人灰溜溜地走了。
  
  人们向父亲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村民代表,真是好样的。
  
  我父亲在村民眼里俨然成了英雄。
  
  回到家的父亲,余气未消,母亲一边倒水,一边唠叨,看看当个村民代表把你气成这样。这里边的事你还不知道,那王阿强想扩建果园,相中了广场这块肥地,想占为己有。
  
  家里的电话铃声随即响起,是村长打来的。村长姓刘,跟我父亲的关系是极好的,刘村长很小的时候娘就去世了,小时候经常跑到我父亲家里找我父亲玩。我奶奶看这个孩子可怜,有好吃的都给他留一份,缝缝补补地帮衬着自不用说。小时候俩人形影不离,睡觉都盖一个被子。儿时结下的那份友谊是最纯洁,也是最难忘的。听说父亲退休在家,一直没有时间续续旧情,今个打来电话邀请父亲出去吃饭。撂下电话,父亲一阵阵高兴,还是老朋友惦记着自己。
  
  走进饭店,老哥俩一见面免不了一阵感怀,回忆童年时在一起的点滴岁月。刘村长比父亲小两岁,把我父亲当成老大哥,刘村长准备了一桌子丰富的晚宴,老哥俩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刘村长把身边的一个小伙子拉出来,对我父亲说:“这是我外甥,他妈没的早,我心疼孩子,就一直养在身边。”
  
  父亲这才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不是霸占广场的王阿强吗?怎么跟村长是亲戚啊!
  
  刘村长又是一阵伤感,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不仅又落下了几滴眼泪。原来,刘村长的妹妹在十五年前死于那场车祸。十五年前,柳条村通往县里的小客车,行驶在半路上发出了交通事故。由于山村的道路坎坷不平,加之出事那天早上下了一场小雨,土路面泥泞湿滑,为躲避一位横穿马路的行人,小客车发生了侧翻,造成了几死几伤的惨痛后果。刘村长的妹妹在那次车祸中不幸遇难。当时只有9岁的王阿强被他舅舅领到家中。我父亲在县里教高中,平时工作忙,在家的时候很少,所以村里发生的很多事情他都不是很清楚。
  
  “大伯,今天请您来也是有个事情想请您帮忙。”王阿强斟满一杯酒,毕恭毕敬地走到父亲跟前。
  
  “啥事我能帮上忙,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我已经退休了,恐怕是帮不上忙了。”父亲两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哎呀!大哥啊!你还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事就你能办。”刘村长满脸笑容,不失时机的插了一句话。我父亲渐渐明白了这顿饭的用意,心里嘀咕着,不仅这酒喝不下去了,恐怕自己这十几年的兄弟也得罪了!
  
  “大哥,阿强的果园要扩充,正好和广场那块连成一片......”
  
  “得,得,啥事都好商量,就占用广场这事没得商量。”父亲很是气愤,打断了刘村长的话。
  
  王阿强掏出一沓百元大钞,塞到他舅舅的手里,给他舅使了个眼色。
  
  “大哥,只要您不说话,您不出来阻止,等到生米煮成了熟饭,老百姓也是白闹腾。”刘村长一边说,一边把钱塞到父亲的手里。
  
  “大哥,不行,您就去姑娘家躲几天,等过了这几天您在回来。您没在现场,谁也说不出啥来。”刘村长接着说道。
  
  “我能躲到啥去,躲过了和尚,躲不了庙,况且这里也是我的家啊!”父亲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请我吃饭就为了这事,我可是村民代表,我要为全体村民负责,你非要这样就怕我们几十年的好兄弟也做不成了。”气愤的父亲摔门而走。
  
  “老顽固,老古董。”王阿强在身后大骂,完全不顾及他舅舅的颜面。
  
  满脸肥肉的王阿强使劲地跺着脚,“老东西,敢断了我的财路,我跟你没完......"王阿强恶狠狠地说着,鼠眼里冒着怒火......
  
  3.
  
  不管咋样,广场总算保住了。大家齐心协力把广场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花草又重新种上了,小树也栽好了,只是要长成以前那么粗大,还得需要两年的时间。大家已经很高兴了,都不约而同地向我父亲投来了赞许的目光。我父亲成了村里的知名人物,在村里的威望一下子提高了。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找我父亲帮忙。
  
  柳条村风景秀丽,土地肥沃,就是交通不发达,通往乡里的一条沙石路,由于长时间得不到维护,路面坑坑洼洼,车辙印很深,下点小雨路面更是寸步难行。“要想富,先修路”只有交通发达了,农民的生活水平才能提高。
  
  我父亲是看在眼里,最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修路。
  
  “啧,啧,村长都管不了的事,你还揽这瓷器活。”母亲满心的不高兴,不仅吃力不讨好,还挨累受骂的。也不怪母亲担忧,修路是柳条村的老大难,几任村长都没有办了事,你一个村民代表就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母亲着实替父亲捏了一把汗。
  
  “我就不信了,共产党的天下,还有办不了的事。”父亲信心十足,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
  
  修路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柳条村通往乡里的公路,属于是乡道,应该归乡政府管理。
  
  第二天,天刚亮,父亲就早早地洗簌完毕,骑着自行车奔往10里外的乡政府。走到村口正巧遇到了王阿强,王阿强见到我父亲跟见了仇人似的,鄙视的翻着白眼,我父亲装做视而不见,形同陌人。父亲心里嘀咕,我就要做出点事来,让柳条村全体村民都见识见识,我老李虽然退休了,可人老,心不老。我不能白当这个村民代表,一定要做出点实事来,我老李能上能下,说到办到。
  
  自行车行走在坑洼的土路上,颠簸的十分厉害,父亲使劲地蹬着车子,此时正值严热的夏季,不一会儿功夫被汗水侵湿的衣服就贴在了身上。
  
  快到中午时,终于来到了乡政府的乡路运输管理所。父亲找到了主管部门的领导,说明了来意,领导皱皱眉头表示:修路是好事,乡里可以出一部分钱,不过,修路用到的压道机和工具等,还有修路的工人,村里要自己解决。
  
  不管咋地,乡里总算答应了出钱修路。接下来的问题只能是村里自行解决了。
  
  回到家的父亲,愁眉苦脸地抽着闷烟,为修路的事伤透了脑筋。母亲数落着:“挨着累,不落好,最后落得一身骚。”父亲低头抽着烟,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还不信了,活人能让尿憋死,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突然间,父亲一拍大腿:“有了,组织村民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人多力量大,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
  
  母亲听后把嘴一撇:“拉倒吧!家家条件都挺困难,让大家出钱,这个事可不好办。”
  
  “不好办,也得办,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抽着汗烟的父亲,磕了磕烟灰,心里盘算着如何让村民都行动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刘村长来到父亲家里,进门就说:“大哥,那天您生气的就走了,我这正惦记着呢!可不能因为广场那事,让我们几十年的兄弟情就这样生分了。”刘村长是个聪明人,毕竟是村长不能因为小事影响了他村长的形象。
  
  “老刘你来的正好,我想把咱们的这条乡路修一修。”
  
  “这是好事啊!我全力支持修路。”刘村长表了态。
  
  刘村长负责安排修路的压道机和工具,我父亲负责组织村民捐款。父亲为修路的事跑断了腿,挨家挨户的做工作,宣传修路的好处,路修好了,不仅大家出行方便了,还可能引进外资,让村子里人都富起来。父亲又向村民打了保票,等路修好了,一定带领村民致富。
  
  由于上次我父亲为大家保住了广场这件事,我父亲在村里的威望很高,大家对我父亲都十分的信任。
  
  山沟沟里的村庄,落后就落后在交通上,眼看着村里的土特产,农富产品,由于道路不好走,无法销售出去,滞销在家里,换不了钱。村民们着急啊!
  
  4.
  
  村委会门口支起了桌子,红色的捐款箱在绿树的掩映下格外的瞩目。组织老百姓捐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父亲以身做则,做出了表率,首先为修路捐款2000元,投放在捐款箱里。前来捐款的村民络绎不绝的从四面八方赶来,100元,200元,50元,每个人为修路尽一份力量。70多岁高龄的张奶奶,柱着拐杖也来到了村委会捐款现场,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容可掬,一头银发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颤抖的双手掏出了200元钱投到了捐款箱里。“修路是好事啊!我老太太也尽一点绵薄之力。”张奶奶目光扫向我的父亲,投来了赞许的眼神,那好像是在说:大家推选的村民代表真是好样的,能为老百姓做实事,柳条村不愁不富。
  
  躲在角落里王阿强,贼眉鼠眼地注视着捐款的一切,流露出鄙视的眼神。心里想着:看你能折腾到几时,这款我就是不捐。
  
  现在就差乡里给拨的修路款没有到位,压道机和工具都已经安排好了。可这乡里大部分的修路款没有到位,就不能开工。父亲的心里急啊!骑着自行车一次次的往乡上跑。在村口又碰到了王阿强,王阿强眼角扫射着不屑的余光,在心里偷着乐呢!你想当好人,你以为这个村民代表这么好当呢!脸上露出了一种蔑视的表情。我父亲不予理会,紧蹬着车子消失在泥泞的乡路上。
  
  村民见捐款也捐了,怎么迟迟也不开工,大家议论纷纷。王阿强趁机在村里人们面前招摇惑众,搬弄是非。逢人就说:我父亲私吞了修路的捐款,根本没有修路这回事,把村民都骗了。说的煞有其事,大家再见到我父亲时,都流露出不满的表情。
  
  在我父亲的再三努力下,乡里的修路款终于给拨下来了。
  
  夏日,炙热的太阳烤着大地,我父亲扛着铁锹冲在了修路的现场。随着机械的轰隆声,汗流浃背的人们挥舞着铁锹,虽然累却快乐着,想象着平整光洁的柏油路通到村子里,再也不用受那土路的气了,每个人干劲十足。
  
  两个月后,当最后一层沥青铺到路面上时,人们沸腾了,小山村沸腾了,柳条村的老大难终于解决了。人们出行方便了,心里也亮堂了。我父亲成了柳条村了不起的人物,每个人都投来了肯定的目光。每到乡里的集市时,人们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拉着笨鸡蛋,蘑菇,榛子,带着孩子老婆高高兴兴地赶大集。换来的钱买了生活必需品,给女人买了新衣服,给孩子买个玩具,每个人的脸上笑开了花。
  
  5.
  
  柳条村的水质不好,烧开的水有沉淀,钙镁离子含量高(也就是俗话说的水硬)。经常喝着这样的水对村民的健康有影响,村子里得肾结石的人很多,父亲是看在眼里,疼到心里。不服输的父亲又萌发了给村里安装自来水的想法。
  
  周边的村子都已经安装上了自来水,唯独柳条村因为这座山的阻隔,迟迟没能如愿。成了压在人们心头的心病。
  
  我父亲走进了县里的自来水公司,经过一翻周折终于找到了主管的领导,领导在了解了情况后,做出了批示:柳条村安装自来水的问题,在两年前就已经落实到基层。由于大山的原因,给施工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是村民不配合致使安装自来水的工程一直搁浅。
  
  回到家的父亲为安装自来水多方交涉,经过辛苦的努力,发动广大群众帮助自来水公司挖沟下自来水管,经过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一个月后,清清凉的自来水终于接进了村民家里,村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转眼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柳条村植被茂密,山上的青草绿油油的。我父亲又在考虑如何带领村民发家致富,一个新的念头在我父亲的心里生成,何不利用柳条村天然的地理条件,发展养殖业。我父亲说干就干,查资料选项目。晚饭后,母亲打开电视,电视里某乡养殖小尾寒羊发家致富的新闻深深的吸引着父亲。有了,就养小尾寒羊,小尾寒羊繁殖快,出栏量高。羊肉的蛋白质含量高于其它肉类,国际市场上羊肉长期供不应求。除羊肉外,皮毛及肠衣是轻工业的原料,也是出口创汇的重要产品,畅销世界各地。
  
  我父亲买进了10只小尾寒羊,一边饲养,一边摸索着经验。随后我父亲又帮助村民购进了小尾寒羊,秋后,养殖小尾寒羊的农户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收入。一年后,柳条村的小尾寒羊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村里人渐渐地富裕了。
  
  如今,柳条村,山清水秀,富裕起来的村民盖起了亮堂的新房子,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父亲会心地笑了......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