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酒

对于酒,我一向逞强,在对眼的朋友中,总要仰脖子喝上几杯。然后自得其意——瞧,我还没有醉!可是当酒以工作内容和生存技能的方式向我走来时,我却以拒绝的姿态迎接它。当某种这东西以强迫的形式进入你的生活,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反感的。比如,喜欢历史的学生,面对课堂上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解和无数个需要背诵的知识点,有可能生出无限的倦意。而我的工作性质,很难避开酒,所以这种日子就要难过得多。

现在,我一旦端起酒杯,悲凉的感觉就开始在胸腔里蔓延,慢慢地将自己淹没,最后眼泪就开始止都止不住地往外涌。因为反感,因为不情愿,所以太委屈,所以不自觉地酝酿了一杯泪酒,让自己灌醉。

今晚,我又以拒绝的姿态参加了一场聚会。觥筹交盏之间,宾主尽欢。我又回到最初的状态,冷眼观看一出世俗戏。有聪明的长辈暗示我应该敬尊者一杯,我到底端起了酒杯一钦而尽。酒酣之际,小团体轮番向尊者敬酒,表达情意。我被以命令的形式端起了本是半杯忽然就变成满杯的酒,眼泪跟着就留下来了。不情愿就是不情愿,身体都开始排斥了。我到底没有喝下那杯酒,因为身体已经起了反应,胃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我落在角落里抽泣着。大颗大颗的泪花啪嗒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因为拒绝,所以被迫接受。泪酒,淹没了我!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