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菜记忆

小时候只知道荠菜好吃,荠菜饺子很香,在那些歪歪斜斜的岁月里,荠菜成为了一份清新隽永的回忆。有一次,因为发烧,连续几餐都吃不进东西,从医务室打针回来,妈妈问我想吃什么,我眯着昏睡的眼睛张张了嘴说,想吃荠菜饺子。当天,妈妈就动手包了饺子,说来也怪,一直茶饭不思的我闻到荠菜的味道,愣是从床上冲了下来,捧起碗便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直烫得牙齿不停地打颤,然后咯咯的笑了。能笑了,烧自然也就退了。

听老年人念叨:吃了荠菜,不发咳嗽不发喘,大病小病都不患,即使有病也能痊。我不正是应中了老人们的话,吃了荠菜,驱赶了病痛。多么神奇。

台湾有歌仔戏,“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唱的是薛平贵与王宝钏的故事。而在薛王之恋中,亦有着荠菜的传说。

唐末,丞相之女王宝钏抛绣球选婿,结果抛中乞丐薛平贵,丞相自然不允,平贵与宝钏便私奔长安城南五典坡。后适逢西凉国反唐,薛平贵奉命西征。战乱中,薛平贵被西凉国俘虏,并招为驸马,大家都以为平贵战死,惟王宝钏只身一人守寒窑一十八载,终于等来有情人。十八年中,王宝钏靠挖荠菜充饥艰难度日,挖光了寒窑附近所有的荠菜,因此寒窑周围方圆几里地,从此不再长有荠菜。

王宝钏十八年的坚守,荠菜是她生存的基础,也是她生活的希望。绿绿的荠菜长满寒窑,在有荠菜可吃的日子里,她大概每天都会煮好荠菜,翘首等着有缘人。“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小小荠菜见证了王薛之恋的艰辛,给后人留下的是一段凄美的爱情佳话。

荠菜食疗价值丰富,《千金·食治》、《纲目》等均有详细记载。只是很久没吃过荠菜了,分外怀念儿时那些有荠菜相伴的悠悠岁月。又是荠菜爬满田间地垄、沟渠河汊的时节了,不知道在残阳如炬的田野里,还会有一群风风火火的毛头小子趁着最后的夕阳在赶着割荠菜吗?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