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

小时候,住在家属大院,遇到邻里之间因为鸡毛蒜皮小事打架的场面,从来都不曾错过,更不曾错过的,是家长过来劝架,父亲义正言辞,母亲委婉相劝,听的最多的话是,给我个面子,各让一步。

父母工作勤勉,又乐于助人,所以在大院里很有面子,他们有面子,我和妹妹也就有了面子,无论什么时候,我去谁家,都是好言好语,甚至被当成教科书一般成为榜样,他们经常当着我的面或者当着我父母的面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看看人家怎么学习的,在看看你。

其实,我的学习并不是很好,只是因为父母的面子,人家才爱屋及乌的夸赞,但也多少培养了我的很多骄傲。

上学时,父亲的面子就是一块一块猪肉,那是很实在的面子,因为买猪肉都是凭票供应,有肉票也买不到好猪肉,需要有人,于是,父亲所在的二商就成了很有面子的单位,我的老师经常让我带纸条给我的父亲,让父亲帮助他们买上几斤好猪肉,父亲为了我的学习,立马就会去办,于是,当我把猪肉提到老师的家中,我就成了一个特有面子的学生。

姥姥是个农村女人,没有文化,甚至有一双三寸金莲的小脚,但姥姥却培养出了可以走出农村的优秀的女儿,我的老姨,大姨,还有我的母亲都是个顶个的强势,姥姥最开心的就是过年时,她的三个女儿聚集屋里,听她们讲发生在过去一年的新鲜事,姥姥也成为了那个村子里,最有面子的女人。

工作了,在单位里,因为勤勉学习,有了好的技术,而逐渐的感觉有了面子,因为别人在和你说话时,语气是尊重的,是不直呼其姓名,而是直接说名的,我看到了很多没有面子的人,即使岁数很大,也不受人尊重,甚至被比他们小的孩子呼来唤去,冷嘲热讽,他们不是没有面子,是大家看不到他们的闪光点,只注意了他们的年龄,他们的面子在岁月里迷失了,特别是市场转型时,那些老师傅们抱怨连连,自暴自弃,几乎是迅疾的被淘汰了,他们不再被重视,当然也就不再有面子。

而今,技术好,不如人脉广有面子,于是我也逐渐的落伍了,我跟很多人闹过不快,因为他们撒谎,吹牛,别有用心,于是,一直有面子的我,听到了别人在背后对我这样的议论:拜托,别跟我提起他。

起初,我很上心,但想通后,我释然,我知道在我的身体里,长着正直正义的种子,它在我微湿的心脏里发芽,在逆风中茁壮成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成为遮蔽我心灵的绿荫。

我一直渴望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也一直相信,正直善良的人一定会被别人喜欢,当然,这样的人也一定有面子。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