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说

如果十世轮转,我有一次做树的机会,就不枉为生灵。

从我落地那一刻起,就注定离不开大地,阳光不断提携,大地孜孜烘托,我丝毫不敢懈怠,凡我能伸展的枝末,无不贪婪地侵占原本不属于我的空间,看似静默的外表里,我充盈的血液日夜奔腾,怯懦地仰望过往行人,有冲天的梦想,红尘的脚步不会知晓。

我从祖先那里秉承了记录时间的本能,不出什么意外,我将镌刻到永恒。我是一棵普通的落叶乔木,不刻意一年四季都假扮春天。我表里如一,岁月的痕迹,一丝也不曾隐瞒。冬去春来,我学会了生存。

当我可以俯视万物,蓬华的衣冠已包裹了铮铮铁骨。不经意间,绽放了爱情,这不代表青春,不要捧红我的浪漫,只朴素地开着,从骨子里弥漫出我生命的芳馨,以回报你对春天的款款眷恋。不奢望结出什么果实,如果上苍恩赐,我也非常高兴,那是兑现我前世的尘缘。

风听得懂我的寂寞,飒飒的歌唱不抵你做人的曼妙,袅娜的水袖舞不清我温婉的心思。渴慕有鸟儿来做巢,听他们说沧海桑田的故事,捎去我可以落脚的寻找。有蝉和天牛来喧哗季节,熟秋被唤醒,连绵着素冬的怀想……

我参天的身高擦着云崖,请不要称我“老树”——即便我浑身布满哲人的眉皱,我还要奔行万年不想入睡。一个鳞片就是一则童话,一片绿叶就是一轮芳华。我兀自穿越你们的未来,把代代历史记载在我的年轮里。地老天荒,我依然驻守在前世的诺言里。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