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芙蓉说芙蓉

年初因工作调动来到芙蓉,就一直想抽空写点关于芙蓉的文字,前些日子见芙蓉花开的艳丽,遂决定就先从芙蓉花开始。但由于生性疏懒,初稿写成多日,一直没加以整理,直到近日,在乐清日报拜读李振南主席写的《雁荡名花木芙蓉》后,见想说想写的给写了个七七八八,如再不整出点二二三三来,恐怕我的计划又得流产。二来还是基于对芙蓉花经年的感情,于是还是敢冒李主席大作在前头的压力,写下这么篇豆腐篇章。

之所以对芙蓉花有一种经年的感情,是因为儿时我家院子里有几株高大的木芙蓉,每当白露前后,万千朵芙蓉花次第开放,先是青绿色的花骨朵,继而露出一抹动人的嫣红,待完全开放时却又转为白色,不久又转为粉红色,继而转为大红色、最终以深红谢幕。一个多月的花期万千朵木芙蓉如变脸般你方唱罢我登场向我们展现一惊心动魄的视觉大宴。

记得小时候我还问过我爸,为什么我家院子里要种芙蓉花,而不是樟树槐树什么的,那些树长大以后不是可以卖钱吗?记得爸爸当时是这样回答我的?爸爸当时是这样回答我的:“因为奶奶是芙蓉人,家门口也有几株芙蓉花,由于虹桥离芙蓉有几铺(十里路的别称)路,爷爷怕奶奶想家,就特地种上几株。20多年来,每当见到芙蓉花盛开,我就会想起奶奶,想起那曾经给了我温暖和舒适的老房子及院子……

芙蓉花分为水芙蓉与木芙蓉,水芙蓉亦即荷花或莲花,现在我们所说的芙蓉花指的是木芙蓉,而宋元以前芙蓉花大多是指水芙蓉,亦即荷花或莲花。芙蓉镇是个千年古镇,芙蓉镇名即来源于雁湖景区的一块酷似于莲花的山峰,故方圆几十公里就以芙蓉命名。水芙蓉在芙蓉则相对要久远一些,姑且不提芙蓉民间传说中的芙蓉仙子的故事,从前的芙蓉池就曾是一片遍植莲花的水面,其原名花江即为之佐证,只是吾生亦晚,见不到当时的盛况。

木芙蓉亦即我们经常提到的芙蓉花,芙蓉镇包括雁荡景区遍植木芙蓉是近些年才有的事,以水芙蓉闻名却以木芙蓉众多给人映像,实际上是个美丽的误会,沧海桑田,山川更易,花江水面原盛极一时的水芙蓉也不复可见,而随着芙蓉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后人包括历届政府很想为这块美丽的地方增添点美丽的因素,木芙蓉便取代水芙蓉成为芙蓉花唯一的代言人。由于同名的缘故,再加上木芙蓉艳丽无比、傲霜绽放、入诗入画等特点,进而成为我们不二的镇花,无论是虹桥还是清江到芙蓉的入口两边,抑或是村间田头,都不乏木芙蓉的影子。镇域入口更是花树成荫、夹道相迎。当下这个季节,正是芙蓉花开的季节,粉红鲜红相间的硕大花骨朵更是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当然这个美丽的误会还得感谢一位芙蓉籍领导的大力促成,是他通过有关部门斥资数十万,才有今天这段美丽的风景线。

说到芙蓉花,又不由得让人想起芙蓉人的“钻头”精神,一样的不怕险阻、一样的奋发图强,这或许是当初那位领导为什么要在芙蓉遍植芙蓉花的另一原因吧!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