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何处无芳草

感谢电视的发明,虽在异域,征婚现场的盛况也能看到不少。早先场上常不免金光闪烁,近来不很那样了,令人慰藉。不多天前,现场有男士宣称有家产百万,当众求婚,被女方拒绝,理由是钱多容易花心,不可靠。男方情急,保证将全部财产划归女方名下,以示虔诚,女方略事沉吟,称可以先谈谈看。有朋友看了笑笑说,这样一来男方倒一文不名了,女方如因此变了心,又怎么办呢?另一位朋友说,不如把钱都捐出去,谁都不会花心,岂不两全齐美?第三位朋友说,美是美了,吃什么呢?如今打工不容易,结了婚再“别窑”吗?看来也真不好办。

后一种情形,确实是难,但不是没有,甚至有更难的。我说的不是文学作品,更不是电视剧。沙俄时期的十二月党人,家世是衣食无虞的了,偏偏不安生,被流放。其中一位的女友是法国姑娘,显然也出身不凡,不是缺钱花的,却坚决跟了情郎到西伯利亚去受罪。法兰西以罗曼蒂克着称,十九世纪的呆子们也显得多了一点,虽为世人带来理想的曙光,且留下无数动人的佳话,毕竟非常人所能及,引入新世纪婚姻殿堂,未免大煞风景,姑且束之高阁吧。

然而后生可畏,也有令我大开眼界的。就在前些时,还看到一段现场实录,不是征婚演播室,而是自然保护区。一个学生物的男生去那里与野狼为伴,以观察其生态,谈好的对象就此与他拜拜了。另有一妙龄女孩闻讯赶来,要与他结为爱侣。我从屏幕上见她既美丽又活泼,对因好奇前来围观的人们笑呵呵地说:“我不怕狼,也喜欢不怕狼的人。”

天涯何处无芳草。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