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泥

李文旺 2010年

县里调来了一位宣传部长,兼县委常委、副县长,据说是余干乌泥人。对于乌泥,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我奶奶是乌泥人,7岁到17岁,我每一年得代替我父亲去拜年。那是一个几千户的大村子,别说出一个副县级干部,就是比这大不少的官也有。能有多大?县长?市长?哼!县长和市长在他面前只有求见的份儿。他就是原中央政治局常委、纪检委书记吴官正同志。

乌泥地处鄱阳湖东南岸,离开我的家乡石墙李家只有五公里。乌泥是个人口稠密的地方,文化大革命期间,在别的地方的戏台纷纷拆除的时候,乌泥竟然保留着一座具有五十年历史的戏台。1977年,粉碎“四人帮”不久,石口文教站组织初中学生文艺调演,我还在那上边演过一段舞蹈。说实话,我天生是个说相声的材料,舞蹈方面是不太行的,但是因为是一个群舞,滥竽充数,鱼龙混杂,也没有人看出什么破绽。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1978年的一次竞赛,我代表渔池学校到文教站参加语文和数学竞赛,文教站就设在乌泥,并且文教站长就是乌泥人,姓吴,名字已经忘记了。那一次竞赛,我的成绩是语文第二名,数学第四名,在整个文教站来说应该是不错的成绩。从参赛到后来的领奖,全在乌泥,那时候就听说乌泥这地方风水好,有一个武汉市的领导。他们说的自然是吴官正同志。

不错,在乌泥的村口,有一颗好几百年的古樟树,有人说这就是风水好的标志。我不太同意这个看法,我觉得吴官正同志的成长关键是他个人的努力和党的培养。要说风水,江西婺源还有一棵千年古樟,不但树龄很长,那形状还让人叹为观止,虽然现在游人如织,但是没有听说有过什么人物。虽然朱熹是婺源人氏,但是,朱熹的年代,这古樟恐怕就像人类的幼儿时代啊。我们石墙李家也有一颗古樟,应该有八九十年的历史,可是,我们村连一个县长也没有出过。

乌泥虽然也在农村,但是在小范围也是交通要道,我到我舅舅家,到我大姐家里都要经过乌泥,所以有关乌泥的趣事知道不少。后来,我分配在横峰工作,老家去得少了,对乌泥自然就少有接触。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