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掙扎

除夕,伴着屋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家人在看春晚。我陪着不停的咳嗽,独自躲在阁楼的书房里,想用书来平息疯狂的咳嗽,把这不和谐的音调压下去。

心不在焉无目的翻着,在一本散文集中一句话滞留了我的目光:“生活就是挣扎”。这是近一个月来读过的最给力的一句话。

年前,接下公司新售楼部景观工程,便夜以继日地挣扎在审图的灯下、挣扎在施工组织的过程中、挣扎在建造的每一个环节……

我把这项工程定位成范本工程,从第一天便关注着从设计到营造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张施工图、每一件材料、每一棵苗木、每一块草皮、每一个施工节点……

年底,为选好景观的大树,在严冬的风雪中去浙江,奔肥西走了几十处苗圃。一株株看、一棵棵挑,保证不让一棵劣苗进场。严冬连续的奔波终因疲劳过度,抵抗力下降,突发的感冒迅猛袭来……

风在吹、雪在下、温在降……工程到了燃眉,一天也不能停。相反还得夜夜加班。每个深夜到家,发烧、激烈咳嗽心力憔悴无法入眠……天一亮又强打精神撑在了工地上。此项样板工程不能因我的缺席而留下遗憾。烧吧、咳吧,我不能休息!没有人强迫我,仅仅是对景观艺术的心仪和对工作的责任感。别无选择,只能做贱自已。没想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渺小、不堪一击。

没办法,景观园林艺术以无法抗拒的魅力在迷惑我、感召我、打动我、诱使我心甘情愿地,不要命地去倾心尽力。我懂得:人的一生总得有敬畏和锺爱,生生死死不离不弃的东西,找到了这是何等的幸福和荣幸,怎能不玩命?!在这个意义上:生活就是挣扎!

春节一天天临近,工程进入倒计时。异形水景在低温下严重影响施工质量,曲线造型的每一块砖都可能影响美观,每一棵苗木的位置、高低都会左右美学效果,每一块草皮的铺植都会影响视觉……艺术、良心都要我亲历亲为,没有退路。无法忍受的剧烈咳嗽一天天加重,在工地现场、会议室、办公室、公交车上、夜晚蜷缩的床上……大把大把的吃药,用强大的剂量,多管齐下来压!学过点中医的我非常明白这样做的後果,也知道如何减轻症状,可无法执行!因为工期、因为质量、因为艺术良知……

夜,无法平躺,一个多月的夜咳几乎无法入睡。十多年来仅有的一次。我只能挣扎。

读过俄国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我只害怕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已所受的痛苦。”

几十年景观园林艺术生涯,感悟了人和自然的意义,理解了传统和现代,明白了人工和自然,使我对诗歌、音乐、美术、书法、雕塑、室内装饰、环境艺术、舞蹈、话剧……魂牵梦莹,心甘情愿为景观园林艺术的主旋律——挣扎!

回想下放兵团在黄土地上挣扎的日日夜夜,常常躺在麦垛帮旁遥望夜空数着星星做着诗人梦;在大学校园挣扎的岁月,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图书馆里的文史哲着作中遨游到大师的笔下做梦;在美国进修,在农场伺候庄稼,在监狱为警……没有一天停止过为艺术的挣扎。当不得不以景观为业,当品味了中国园林的真谛,博大精深的景观园林艺术使我无怨无悔,从此拼命挣扎……

早已过了造梦的年龄,已不再相信“成功学”的鬼话。只一个旋律:感恩、珍惜、反思、警醒、挣扎。

工程如期完工,公司计画如约进行,看着景进出售楼部的男男女女,间或行走在跌水步道上留置的目光,心方得以安宁。

我用自已的生命为代价,用剧烈的咳嗽圆满完成了我艺术追求中的一个小小轮回,静静地告诉自已:我配得上自已所受的痛苦,体会了:“生活就是挣扎”的丰富内涵。

除夕夜,有了此刻超乎寻常的安逸。从忙碌到平静,时空上的空白忽然使我窒息。在间或的咳嗽声中闭目,回味着景观营造中的一幕幕……

没有诗情,也没有写诗。这段挣扎本身就是一首诗。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