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

流浪

总觉得,是时候去开始流浪……

真实的生活都是平淡的,就算壮烈非凡风光无限的表面总有褪去的时候。平凡的生活总是做些平凡的事,起床,刷牙,就餐,工作,购物。学生年复一年地在听讲,上班一族不分昼夜地窝在办公室对着电脑不停地忙碌。是否想冲出教室无缘由地大吼几声?是否想冲出小小的樊笼去玩个地老天荒?是否那颗曾经躁动的心现在已经封存,只剩下冷漠麻木的表情?是否曾经的棱角鲜明现已和生活磨合地圆润光滑,由曾经的“不通世故”到现而今的“深于世故”?是否曾经无忧无虑的少年或少女现已变成忧心忡忡顾虑重重的“成年人”?

每天清晨,看着太阳光射在阳台,多少对生活有希冀,就算生活再乏味,我今天还是可以选择遇见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人交谈敞开心扉。看着周围的人,他们紧锁的眉和快捷的步伐,我觉得他们是幸福的。因为忙碌的生活有可能带来充实,谁会无缘由地停下人生的脚步任空虚寂寞来吞噬自己的心灵?看着周围的一切,楼下树叶长得茂密繁盛的樟树,挂着稀疏硕大叶子的白杨,青绿的草地,缓缓流淌的流水,还有那泛黄的道路,一切都这么地熟悉却又感觉陌生。每天从身边穿过的熟悉面孔,想招呼一句才猛然想起原来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想出去逛街,才醒悟原来还不知道坐几路车去市区;想去和朋友聚餐时常去的那家餐馆,才想起自己已经忘了具体路线,才想起经常吃的那道川菜现在又记不起它的名字;才想起到现在为止还是听不大清且不会说四川话。原来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会产生深深的熟悉而又陌生的错综复杂的感觉。习惯性地过活,每天循规蹈矩重复着昨天的动作,去到同一地点上课,就餐,消遣。渐渐地麻木了,失去激情,也没想过要去突破创新,重复即是永恒。

同样是周围的一切,黄昏走在街道重新审视,宿舍楼外围的白色粉底已经开始脱落,街道坑坑洼洼凹凸不平,透过几根铁杆看到的下水道的垃圾常年不见清理,街道上垃圾横陈,飘着漫天的臭味;河水渐渐枯竭,水面也飘荡着各色塑料垃圾,甚至都能看到快要窒息的鱼儿浮出水面向你求救;天空还是一贯地死气沉沉,但是热气流却时刻充斥着全生上下。突然就觉得清晨还是绿油油的草地现在已经开始泛黄枯死,树儿也都脱了绿衣披上枯黄的紧身装。周围人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音像店播放的音乐充斥着大脑刺激着着绷紧的神经,此刻才知道,先前拼命和生活磨合的计划已经流产,自己和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协调,是那么地想离弃它。然后,就感觉这一切都是这么的凋敝,荒凉。才知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就会产生深深的厌倦感,想再次融入生活才发现一切是如此地格格不入,然后想开始逃离,去寻找最初梦想的远方。

生活就是个游荡流浪的过程。自跨上列车起,我们就一直在欣赏着旅途窗外的风景,有人觉得前面的风景更迷人,就一直背包乘车旅行。有的人在一个驿站下了车,看着美丽的风景流连忘返,认定这就是他向往的去处就停下来了,从此安营扎寨结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涯。生活像读书一样,也许有的人对一本书或一位作家一见倾心,爱之弥笃,乃至白头偕老。我在读书上却没有如此坚贞专一的爱情,和所喜爱的任何一本书或一位作家厮守太久,受染日深,只会丧失自己原有的风格。同样,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刚开始有的对新环境的新鲜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对自己无作为生活的厌倦和无奈,感觉身心俱疲,然后被琐碎繁杂的生活吞噬了曾经青春无限的灵魂。纵使知道这是自己内心的躁动,我还是要寻求更适合自己的心灵归处。

总觉得,是时候让生活做出些改变,看看列车偏离原先的轨道前行是否有不一样的风景,会有不一样的相遇,是否会带来惊喜?才想起自己还处在会做梦的年纪,自己还有很多想去却还没有去过的地方,趁着年轻,先到想去的地方,纵容自己随心所欲放浪一回,然后再到应该去的地方。然后想起自己曾经在流浪也喜欢上了流浪……

第二天清晨,我背着包静悄悄地出了门,继续自己的流浪……


·生活(05-18)
·乡下的空气(05-18)
·碎碎念(05-18)
·五包烟的下午(05-18)
·爷在暮年(05-18)